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常年期第三十四主日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基督普世君王节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1/24 17:32:11  文章录入:peterqin  责任编辑:peterqin

耶稣基督普世君王节 弥撒福音释义

  作者:林思川神父

常年期第三十四主日 【福音:玛二五31-46

耶稣对他的门徒说:31「当人子在自己的光荣中,与众天使一同降来时,那时,他要坐在光荣的宝座上,32一切的民族,都要聚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彼此分开,如同牧人分开绵羊和山羊一样:33把绵羊放在自己的右边,山羊在左边。34那时,君王要对那些在他右边的说:我父所祝福的,你们来罢!承受自创世以来,给你们预备了的国度罢!35因为我饿了,你们给了我吃的;我渴了,你们给了我喝的;我作客,你们收留了我:36我赤身露体,你们给了我穿的;我患病,你们看顾了我;我在监里;你们来探望了我。37那时,义人回答他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了你饥饿而供养了你,或口渴而给了你喝的?38我们什么时候见了你作客,而收留了你,或赤身露体而给了你穿的?39我们什么时候见你患病,或在监里而来探望过你?40君王便回答他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41然后他又对那些在左边的说:可咒骂的,离开我,到那给魔鬼和他的使者预备的永火里去罢!42因为我饿了,你们没有给我吃的;我渴了,你们没有给我喝的;43我作客,你们没有收留我;我赤身露体,你们没有给我穿的;我患病或在监里,你们没有来探望我。44那时,他们也要回答说:主啊!我们几时见了你饥饿,或口渴,或作客,或赤身露体,或有病,或坐监,而我们没有给你效劳?45那时,君王回答他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没有给这些最小中的一个做的,便是没有给我做。46这些人要进入永罚,而那些义人却要进入永生。」

节日起源

天主教会在礼仪年的最后一个主日,庆祝「主耶稣基督普世君王节」。这个节日原是教宗Pius XI1925年所订定,当年他为了纪念尼西亚大公会议1600周年,透过颁布Quas primas通谕强调:对抗现世中各种毁灭力量,最有效的救援方法是承认基督的王权。于是教宗Pius XI订定十月的最后一个主日为基督君王节,当时的想法是使这个节日和诸圣节相连,因为耶稣基督的胜利特别显示在圣人及被选者的身上。

1970年所新颁布的教会礼典中,将这个节日移到礼仪年最后一个主日,基督君王节的重心因而转为强调末世性的意义:被举扬的主不仅是教会礼仪年的目标,更是我们整个世上旅程的终点,耶稣基督「昨天、今天、直到永远,常是一样」(希十三8),祂是「『阿耳法』和『敖默加』,最初的和最末的,元始和终末」(默 二二13)。

最后审判的「启示」

玛窦福音的末世言论中有两个高峰,首先是「人子来临的先兆」(二四29-31),其次是「世界末日的审判」(二五31-46),而这段经文就是本主日的福音内容。这是一个刻意安排的审判场面:「人子在光荣中,与众天使一同降来……一切的民族都要聚在他面前。」它不是一个比喻,而是一个图像性的「启示言论」:人子坐在审判宝座上,分别义人和罪人,并且给予决定性的判决:永罚或永生(二五46)。最后审判时的标准是具体地爱近人的行动,因为耶稣自己和一切受苦的人认同:「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

经文结构

这段经文的结构十分清楚,先是一个交待事情发生情景的「引言」(二五31-33),接着便是整个审判过程的报导(34-45),其中以完全对称的方式表达出审判者和义人(34-40)以及和罪人(41-45)之间的对话,而最后便是审判的执行(46)。

整篇经文是一个修辞学上的杰作,以极度尖锐的方式表达出决定性的思想:审判的标准在于对人子最小兄弟(姊妹)所做的爱德行动;或者疏忽了对这些「最小者」-意思是受苦者和身陷困境者,应尽的责任。

经文的背景

人子出现的情景,明显地受到旧约中默示文学所描述的「上主的日子」(岳四1-2;匝十四2-3;依六六18)的影响。人子来时将分别义人和罪人,如同牧人分开绵羊和山羊一样。这里反映出一个巴勒斯坦地区的生活背景,当地人在白天把一切牲畜放在一起牧放,到了夜里则分别关在不同畜栏中,因为山羊需要比较温暖的地方。此外,福音经文也用了一般常用的象征:右边是好的,而左边则是不好的象征。

个人的审判

最后的判决是根据每个人作为而订的,每一个人都要站立在审判宝座前,依据他是否有爱德行为而被审判。虽然「一切民族」都聚集在审判宝座前,但这里却明显的并非「民族性的集体审判」,而是针对每一个人独立施行的审判。

在爱德行动中和耶稣相遇

福音中提出六种具体的「爱德」行动,只是一些例子,真正的爱德行为当然远超过这些。真实的、行动的爱,是玛窦福音中特别重要的思想(五7,九13,十二 7),对初期基督徒而言,耶稣的宣讲遗留在世间最大的效果,就是满全祂的爱的命令。因此,福音直接把这些爱德行为和耶稣联系在一起:凡是对耶稣的最小兄弟所行的爱德,都是对祂做的。这说明义人在「最小者」身上和耶稣相遇,虽然他们可能在当时并未察觉。

审判的君王就是世上的耶稣

如何了解审判的人子和最小者的认同呢?人子之所以如此说话,一方面因为祂曾经在人群中生活,立下了爱的榜样,并要求大家照样去行;另一方面祂现在以生活的、末世的审判者的身分再次出现,要求大家交账。这里我们清楚的看出现世和未来的关系:审判的君王(人子)就是曾在世上生活的耶稣。

这些「最小者」是人子的「兄弟」,这样的思想大概来自于信仰团体中彼此以兄弟称呼(五22-24),但在普世性福传和末世性审判的视野中,被扩展到一切的人。福音强调这是一个施于「一切民族」的审判,暗示在福音经文形成之时,福传时代业已开展,因此,普世各民族都将面临末世性人子的审判。

审判的确定性

经文最后以极简短的方式叙述了审判的执行:忽略而未实行爱德诫命的人,必遭受永远的处罚;而义人则将获得永生。这个经文所描绘的图像,当然不能被了解为具体的审判过程;作者的目的在于强调审判者人子的话具有决定性的效力。这是初期教会对耶稣爱德诫命继续反省后,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呈现出来的结果。

 

基督普世君王节

 作者:施省三神父

主内的兄弟姊妹们,

本主日是常年期第三十四主日,是教会礼仪年的最后主日。在这个主日上,教会庆祝基督普世君王节。这个庆节的意义是在庆祝基督救世工程的圆满成功,也是在庆祝基督及其忠实信徒们的最后胜利。在本节日的弥撒中的两篇读经和福音都强调这个意义。

1,在旧约圣经中,天主是以色列人的牧者和君王。他既仁慈又公义。在今日弥撒中的第一篇读经里,厄则克耳先知强调天主对他的子民以色列人的爱护和照顾,但也预告他要对他们施行审判。他首先采用了绵羊和山羊的形像来表示,在世界末日公审判的时候,得救和不得救的人。

2,在第二篇读经里,圣保禄宗徒先讲述耶稣复活的道理。耶稣是死人中第一位复活者。在他以后,我们信仰他的人,都要依次复活。接着,他又宣布耶稣必须为王,直到他把所有仇敌屈伏在他的脚下。到了那时,他便把王权交还给天主圣父。

3,在本节日的弥撒福音里,圣玛窦袭用厄则克耳先知已经采用了的形像,以绵羊和山羊的比较,来描绘公审判的场面,向我们预告基督及其忠实信徒在世界末日的最后胜利。

在这篇福音记载中,有一句话概括了全篇讲话的意义。那就是君王对得救的绵羊致词后的这句结论:

凡你们为我的兄弟姊妹中最小的一个做的,就是为我做的。

主内的兄弟姐妹们,

谁是那位君王所说的“我的兄弟姊妹中最小的一个”呢?我们或许会联想到下面这句话:

我饿时,你们给我吃;我口渴时,你们给我喝;我出门时,你们接待我;我赤身裸体时,你们给我衣服穿;我患病时,你们照顾我;我坐牢时,你们来探望我。

我们或许会说,那“我的兄弟姊妹中最小的一个”便是:那“饿”、“口渴”、“出门”、“赤身裸体”、“患病”、“坐牢”的可怜的人。因此,我们认为,在本节日弥撒福音里,耶稣教导我们,世界末日公审判的准则是爱德。有爱德的是绵羊,升天堂;没有爱德的是山羊,下地狱。

但是,有人提议我们也要参考《圣玛窦福音》第十章的一段记载。在那里,耶稣派遣宗徒宣讲天国,预言宗徒将受迫害说:

看!我派遣你们好像羊进入狼群,你们要提防世人,因为他们要把你们交给公议会,要在他们的会堂里鞭打你们,并且你们为我的缘故,被带到总督和君王前,对他们和外邦人作证。

接着,耶稣又向他们说:

谁获得自己的生命,必要丧失性命,谁为我的缘故,丧失了自己的性命,必要获得性命。谁接纳你们,就是接纳我,谁接纳我,就是接纳那派遣我来的。

最后,耶稣便结论说:

谁若只给这些小子中的一个一杯凉水喝,因为他是门徒,我实在告诉你们,他决失不了他的赏报。

在参考了这记载之后,我们也会对那“我的兄弟姊妹中最小的一个”有更深一层的认识。他不是一个寻常的可怜的人,他是一个福音的使者,一个不被人接收,而受到迫害的福音使者。换句话说,他是一个教难中的忠贞的基督信徒,耶稣与他认同。

这样说来,耶稣所宣讲的世界末日公审判的准则,不是一种浮泛的爱德,不是一种人文主义式的博爱,而是对基督的忠诚,而是我们各人在他面前作出的抉择。

耶稣曾说:

凡在人前承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前也必承认他;但若谁在人前否认我,我在我天上的父前也必否认他。(玛 1032

最后,我们记得从前比拉多曾问耶稣说:

那么你就是君王了。

当时,耶稣的回答是:

你说的是,我是君王,我为此而来到世界上,为真理作证:凡属于真理的,必听从我的声音。

在今天,耶稣君王节弥撒中的第二篇读经里,圣保禄宗徒也强调说:

基督必须为王。

我们,今日的基督信徒,也喜欢歌唱说:

基督胜利,基督为王,基督、基督,永为王! 阿们。

 

常年期第三十四主日

  作者:礼仪研究中心

在礼仪年度的尾声,我们庆祝基督普世君王节。本节日的福音,进入到「末世言论」的最高峰,主耶稣关于「公审判」的讲论。祂在橄榄山上完成了整篇「末世言论」的讲述,不禁令人联想到匝加利亚先知的预言:上主在末日要降临到橄榄山上(参阅:匝14:4)。

「当人子在自己的光荣中,与众天使一同降来时,那时,祂要坐在光荣的宝座上,一切的民族,都要聚在祂面前;祂要把他们彼此分开,如同牧人分开绵羊和山羊一样:把绵羊放在自己的右边,山羊在左边。」(玛25:31-33)在这里,主耶稣最后一次提及人子要在自己的光荣中,与众天使一同降来(参阅:16:27-2824:30-31),并坐在光荣的宝座上(参阅:19:28),这不同于祂在大司祭前应讯时说的,「你们将要看见人子坐在大能者的右边,乘着天上的云彩降来。」(26:64)在32节说的「一切的民族,都要聚在祂面前」,呼应了24:14:「天国的福音必先在全世界宣讲,给万民作证;然后结局才会来到。」末世的审判者基督,要审判生者、死者,如同牧羊人分开绵羊和山羊一样,将他们分成右边和左边;右边代表受宠和蒙福,左边代表失宠和诅咒,在这两边之间,没有中间的地带。

「那时,君王要对那些在祂右边的说:『我父所祝福的,你们来罢!承受自创世以来,给你们预备了的国度罢!因为我饿了,你们给了我吃的;我渴了,你们给了我喝的;我作客,你们收留了我;我赤身露体,你们给了我穿的;我患病,你们看顾了我;我在监里,你们来探望了我。』那时,义人回答祂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了祢饥饿而供养了祢,或口渴而给了祢喝的?我们什么时候见了祢作客,而收留了祢,或赤身露体而给了祢穿的?我们什么时候见祢患病,或在监里而来探望过祢?』君王便回答他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34-40节)

34-40节的经句中出现了「君王」一词,而主耶稣基督正是这一位「普世君王」。在《达内尔先知书》中,达内尔在夜间的神视中,看见一位万古常存者赐给了似人子者统治权、尊荣和国度,祂的王权是永远的王权,祂的国度永不灭亡(参阅:达7:13-14);我们因而得知,人子耶稣领受了从天主圣父而来的、永恒神国的王权。此外,圣保禄宗徒也论述,在世界的终结之时,基督必须为王,直到将一切的仇敌屈服在祂脚下,最后再将自己的王权交给天主父(参阅:格前15:20-28,本节日的读经二)。而执行末日的审判,正展现了主耶稣的王权;父「赐给祂行审判的权柄,因为祂是人子。」(若5:27

在创世之初天父就已预备好的国度,随着末日的到来,将完全实现;义人就要进入这国度,获享永生。「……因为我饿了,你们给了我吃的;我渴了,你们给了我喝的;我作客,你们收留了我;我赤身露体,你们给了我穿的;我患病,你们看顾了我;我在监里,你们来探望了我」(35-36节);君王的这些话,让义人们深感诧异,于是他们问,我们什么时候对祢做了这些事呢?君王的回答是:「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40节)因为甘愿为人受苦的基督,隐身在最卑微的人们当中,因此充满爱德的义人们在服事那些贫穷、困苦、受压迫的「最小兄弟」时,不知不觉也事奉了基督。此外,义人在行善时,可能也没有想过这些善行能为他赚取末世的奖赏,这种出于真心爱人,而不是为使自己获得益处的动机,具有极崇高的价值。

君王对义人指出的、可以进入天国的原因(参阅:35-36节),更好说是在列举义人善行的证据,而不是陈述一种因果关系式的、进入天国的条件。基督信仰并不只是一种劝人为善,多做善事的宗教,因此天主对我们信友审判的标准不会只停留在行了多少爱德,也必然要包括信仰的层次,毕竟基督徒是因为信德而成义。我们深信真正的门徒,借着在信仰内与主的深入往来,定会成为正义、圣善,和充满爱心的人,必然爱人如己,并照顾弱势者。

本节日的读经一选自则34:11-1215-17。上主是以色列的善牧,要亲自牧放祂的羊,要「按正义牧放他们」(17节)。身为蒙恩的基督徒,我们正是上主的羊群,基督是我们的善牧。凡是服从祂的管教,领受祂牧杖和短棒的引导,行走在祂的道路上,并与祂一同工作,结出爱德丰盛果实的信友,在末日便要进入永生;因为循循善诱的主耶稣牧放我们,正是要让我们在人世间就走向天国的永福。这一位善牧,要在绵羊和山羊之间,执行审判。凡是那些不服从管教,只顾自己吃饱喝足,排挤弱小者的山羊,必要被定罪(参阅:则34:17-22)。这些山羊,也正是那些被判入左边,拒绝服事「最小兄弟」的恶人;主耶稣要宣判他们进入永罚,到那给魔鬼和牠的使者预备的永火里去!

在末日的公审判之后,便是新天新地的到来,先前的天与地都不见了,海也没有了。新耶路撒冷圣城,要从天上由天主那里降下,天主要永远与义人们同在;以后再也没有死亡,也没有悲伤、哀号、苦楚,因为先前的都已经过去了,那位坐在宝座上的,已经更新了一切(参阅:默21:1-5)。啊,这不正是我们基督徒向往的最高境界吗?但愿我们都已经走在通往末日光荣的路途上。只要我们顺从主的带领,领受祂的牧放和管教,时常革新信仰生活,非但不必惧怕公审判,更要满心喜悦地迎接末日的到来。

 

爱在永恒(耶稣基督普世君王节)

 作者:李達修神父

读经一:则 341112,1517 答唱:咏 23 读经二:格前 152026,28 福音:玛 253146

世界末日是人类必须面对,却又最不想面对的问题。末日使人联想到死亡,给人刼数难逃的感觉。不管是来自外层空间物种的大举侵略,人类自作聪明、自相残杀的恶果,抑或大自然反击引起之严重灾祸所致,这些可能性都一直被绘形绘声地描述,甚至预测何时会发生。

故此,世界末日能成为流行电影的题材。编导捉住人那种又害怕又想知道的心理,构思各种不敢想象之灭绝危机,创作大规模毁灭的灾难场面。制造这些恐怖效果,有的是为了刺激感官而增长票房,有的想同时藉此带出警告信息,以反映现实世界里,生态危机已达迫近眉睫的地步。在「末日时钟」最后两三分钟挣扎的这一刻,人仍贪得无厌;保育留给下一代处理,核武扩张和恐袭屠杀,仍因政经利害关系而受到纵容。

可是在信仰内容里,世界末日和最后审判,却绝对不是悲观绝望的事情。我们仍然会害怕,是因为心虚,自知有罪,但又未肯真心决意定改。万一那刻突如其来,来不及修正,岂非恨错难翻?这正是人的劣根性所在:仍然故意留下一些空间去犯罪,甚至舍不得因皈依而失去犯罪的机会。在修和圣事中,念《痛悔经》至「宁死(以后)不敢再犯天主的诫命」时,不少人会变得低声与犹豫,说是不想欺骗天主,因为不能担保自己不再跌倒。可笑的是忽然间使出的十分谦逊和诚实,一片不欲欺骗天主的心,何不用于面对诱惑和冲动之时,作为防犯因私欲而跌倒的武器?其实那就等于说「我以后仍保留犯此罪的权利」一样。魔鬼不就是看准我们这污点,引诱我们犯了不断再犯吗? 

在天父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 祂的圣子将要再度降临,带领世界进入永恒的天乡。这不会是血腥暴力、摧毁生命、夺走幸福的事件,不像灾难电影结局出现的幸存境况,最终只剩刼后余生的一点点希望。天主自创世以来,便在爱我们而非害我们,救赎我们而非糟蹋我们。终极的天国开放给一切民族(玛廿五32 )进入,既不排挤任何人,也不强迫任何人。无论现世的经历和际遇有何不同,甚至差天共地,每人仍可决定自己的归宿。选择很简单,只有一个,就是永生的美好,与天主在共融中。有最好的摆在面前,谁会再问「还有别的吗?」不用再问了。要问的只是自己, 信任还是不信任?要还是不要? 

礼仪年终 回顾与前瞻

礼仪年终,应该回顾与前瞻。值得找些空间,综合整年以来,从主耶稣身上学习和效法的东西,以求为自己终极的未来继续作好准备。这并不等同于计划明年要做之个别大小事情而已,却是细心省思与主关系的发展,自己灵魂的倾向及心态之转变,意志与行为之配合程度等等,这才能更彻底地关心自己的终身幸福,踏实地迈向切望的永乐。

漫长的常年期结束之前,同时又掀起礼仪年的另一高峰,庆祝既已建立于有形,仍待完全实现于无形之天国。造生的天主,尽祂所爱建立无疆界的超越国度。耶稣基督借着受难至死显权能,并因复活升天而登基。祂是受傅祝圣的默西亚,降生救世的任务既已完成,堪当称为普世君王、和平君王。当基督君王再度来临时,将不会再掩饰祂的身分和光荣。不过一切有形的光荣,亦再没有甚么意思。祂来是为评核国民身分,迎接所有义人升天。

按玛窦福音所记载, 耶稣于受难前两天,预言了祂将会再度降来,履行君王的职务,就是把义人与恶人分开,各人要为其一生承担责任及后果。与其说是天主赏罚分明,不如承认自欺欺人始终要在真理面前被揭穿。没有再模棱两可,没法再掩饰或糊弄过去。我们对主对人究竟是怎样的?平日的表现,最不以为意的时刻,便最流露出有否受在心、敏于行。

尽管去爱 毋惧因爱受伤

「我们甚么时候见过你?」(玛廿五37 )作为基督的信徒,我们谨记祂的那句话:「看!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玛廿八20 )我们相信祂的临在,复活升天后,从未离开过我们, 只是以一种超越的方式在我们中间。借着圣神之力量,教会以基督之名讲道聚会,从祂授予之权能施放圣事;基督临现于圣体内、赦罪中。人与人之间的相遇,每一回都重演着厄玛乌事件;主基督一直是身旁的那位同行伴侣。祂也处于每段爱德施与受的关系中。

尽管去爱吧! 因爱而受伤吧! 没有因基督的爱而不受伤和不受痛苦的。就是因为世上难免总有失落、迷路、受伤、病弱(则卅四16 ),于轻重程度不一之影响下,我们彼此都负伤上阵;因此才会莫名其妙的情形下,受到误会怪责,甚至断绝往来,成为陌路人。或许自己真的有错,触动对方神经,超越对方底线,伤及对方旧患。可惜不管作甚么补救解释,亦无补于事。

纵使此生得不到朋友、兄弟、姊妹、父母、子女…的宽恕与谅解,渴望彼此修和团聚的一刻没有实现,有时候连送东西吃、给衣服穿都受到拒绝,连收留、探望、慰问对方的机会也没有,因厌恶反感而甚么都做不到;心事未了,仍得放开,不去强求。我们却仍可坚守,只要继续在心中信,不断爱,进入永恒的一剎,天主会满足到我们的一生所憾。

最后审判其实就是总结人生。曾经怎样度过,在天主面前皆是事实,要算没有人发现,为善行爱本已心安理得,天主亦必会承认和悦纳。届时终结才是开始,别离只是回归,在野亦是相随。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