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信仰的力量——追忆家父
作者:武德龙/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11/22 19:38:13  文章录入:francisjw  责任编辑:francisjw

一、修道半途而废

家父武天虎,圣名若瑟,1920年生于太原西柳林一个世代热心事主的家庭。自幼弃家修道。先入榆次教区洞儿沟小修院,上世纪30年代初,进入山西大修院。两年后,因时局变迁,修院停办,加上家境贫寒,家庭负担过重,中途退学。

  二、勤奋持家度日

父亲回家后,勤恳务农,不敢稍有懈怠。当时,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叔叔、姑姑年龄尚小不能自力,全家共有10余口吃穿的重担,都搁在他柔弱的肩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父母结婚后,母亲家道较为富裕,在舅家的资助下,购置了一辆二手胶轮马车,成为全村最早养胶轮车的人家。父亲决定搞运输来养家糊口,一年后,就还了贷款,可谁曾想到,这辆马车给他的生命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1947年秋,兵荒马乱,民不聊生。地方爪牙只为讨好上司,不顾百姓死活,巧立名目,疯狂搜刮民财,搞得农户盆干瓮净。今天要木板(抬伤员),明天要枕木(修铁路),把全村的粗树几乎伐净。

有一次,村上差人到我家要粮,来者气势汹汹,翻箱倒柜搜寻,竟把藏在瓷瓶里的一点高粱面还抢走。刚刚送走一伙,随后又来一群,搞得终日鸡犬不宁。为躲避骚扰,妈妈带我们弟兄,钻到野外房般高的蒿草底下隐蔽。

来我家要粮的事情日渐频繁。原来其中藏有一件隐情。我年轻貌美的三姑武润莲,被一个驻村伪特派员相中。当时,有的教友家庭,竟把妙龄少女不行婚姻圣事,便嫁给了外地不信教的特派员。实际上他们看见谁家的姑娘长得漂亮,便遣村长出面说媒,大人们答应了还好,一切苛捐杂税也不要了,并能得到许多优惠;若不应允,他们便千方百计给你设难。

我三姑不但温柔漂亮,且又勤劳朴实,被某特派员盯着不放。其时爷爷奶奶已过世,父亲是一家之主。一天,村长上门说媒,父亲害怕丢了信仰,失了灵魂,无论如何不肯答应。为避免再三纠缠,父亲将我三姑乘夜送到30里之外的古城营,嫁给了比她长10岁的段二牛。段二牛是世代信主的好教友,一贫如洗,且参加过抗日游击队。这一举动,激怒了那个特派员,于是给我父亲定上了“私通八路“与“抗粮不缴”。两项罪名,随即送到北格乡政府羁押起来。乡政府传出消息:“10天之内执行枪决。”全家人焦急万分,不知如何是好。我大姑武仙开(贞女)带领全家恭念玫瑰经,祈求圣母保护。母亲东挪西借请客送礼,请上乡长的好友去说情,回来说:“不要担心。乡长答应只是做个‘排桩’”,全家人半信半疑。

   三、押解刑场枪决

父亲平素胆小怕事、谨慎细微。在枪毙那天,父亲被五花大绑押到刑场,与重犯并排跪地。刑场上数百观众,听到枪“啪”!地一声巨响,那个重犯立即栽倒在地。父亲紧闭双眼端跪,心里不停地祈求天主。他坚信,“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在圣神的助佑下他勇力倍增。在信仰的支撑下他临危不惧。

不料,监刑人员高声喊道:“解散!”在场的亲朋好友,把提到嗓子眼上的心,“嗵”地掉到肚里,他们给父亲解开绑绳,用自行车把他带回家。随后献了三台感恩弥撒,给求情者送了两马车煤。

我姑与姑夫一辈子恩恩爱爱,活得非常幸福。天主赐给他们四儿四女,所组成的八个家庭,迄今都是儿孙满堂,都是热心教友。有的担任会长,多年为教会操劳;有的成为大企业家,经常捐助教会;有的常期外出布道,广传基督福音......

   四、家父不幸弃世

1950年夏,父亲赶着三套马车拉上谷草和饲料,要去太原北郊风声河给太钢拉运石灰石。我十来岁时,常到河里耍水,我送父亲过河,到了汾河边上,我先脱光衣服“嗵”地跳入河中,河水没过头顶。父亲一看着了急,怕我淹死,他连衣裳跳入水中,将我从河中一把抓起抱到岸上。我说:“我会游泳,不会淹死”。父亲举起大爱之掌,重重地甩了我一个耳光,教训我说:“河里常会淹死会水的,麻狐(狼)吃了大胆的。以后再不要耍水”。我哭着返回家中。不料,这一别,竟是与父亲的永别。

 

在风声河拉石头时,为了多装快跑多挣钱,父亲从圪潦沟雇了一个壮劳力。当年阴历十月三十日早上,他们在山上装满一车石头。起车前,父亲叮咛雇工:“刹车拧紧了吗?”雇工肯定地答道:“拧好了,绝对没问题。”不料,雇工竟将倒扣反拧成正扣,把煞车大松开,直到拧不动时。父亲举鞭起车,刚走几步,发现没有煞车,马车顺坡跑开,把三头骡子催成一团。他刚刚借钱买了骡子修好马车,这可是他的全部家产,他不忍撒手,紧跟着马车顺坡冲下。不料,被套绳绊倒在地,随即左车轮从前胸碾过,马车侧翻,车和骡子安然无恙,他却负了重伤。人们从村里找来椅子,把父亲抬到堂里,行了终傅圣事,蒙主荣召,安卧主怀,时年仅32岁。

我是父亲的长子,他去世时,我刚12虚岁,下面还有5个弟弟,其中六弟是遗腹子。父亲信仰坚定,为人善良,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上所述,均是我儿时的记忆,且记忆犹新。家父的形象铭刻脑际,永镌心间。我想他早已升了天堂,总有一日天堂相见。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