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路2:1-20释译)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12/23 21:02:12  文章录入:francisjw  责任编辑:francisjw

1-3节:那时,凯撒奥古斯都出了一道上谕,叫天下的人都要登记:这是在季黎诺作叙利亚总督时,初次行的登记。于是,众人各去本城登记。

 

公元前44年,屋大维继承西泽,成为罗马的统治者,他联合罗马之内的交战派系,宣告罗马帝国的统治下进入了和平时期。为表扬他的成就,罗马元老院赋予“奥古斯都一世”(“august”一词含有伟大或令人敬畏的意义)的称号。因此,罗马帝国诞生了,而奥古斯都是第一位皇帝,人们赞扬他把和平带到世上。他统治的和平时期,正好是耶稣的诞生期。天主显然在借着奥古斯都,正如借着居鲁士及其他世俗人物来达到的神圣目的。奥古斯都与耶稣之间的对照是十分明显:一个生活在世界光辉灿烂的首都,另一个诞生在小殖民地的一个马槽。

 

4-5节:若瑟因为是达味家族的人,也从加利肋亚纳匝肋城,上犹大名叫白冷的达味城去,好同自己已怀孕的聘妻玛利亚去登记。

 

路加没有提及天使向若瑟显现(玛1:18-25)。他只告诉我们,若瑟已经与玛利亚订婚,并以一对夫妇身份出门──玛利亚已怀孕。玛窦给予若瑟一个较重要的角色。在路加福音,实际上是看不见若瑟的。这个旅程解释纳匝肋的耶稣如何根据米5:2的预言,在达味之城白冷出生。玛窦以不同的手法叙述故事,先是耶稣在白冷诞生,然后若瑟在梦中得到警告,为逃避黑落德的残暴而逃往埃及,最后返回纳匝肋(玛2)。

 

6-7节:他们在那里的时候,她分娩的日期满了,便生了她的头胎男儿,用襁褓包裹起放在马槽里,因为在客栈中为他们没有地方。

 

路加在第一章,非常详细地叙述向依撒伯尔和玛利亚报喜,以及若翰的诞生。因此,我们不禁感到惊讶,发现他只有限地报导耶稣的诞生,他三次提及马槽(7, 12, 16节),显示这是重要的。事实上,这是一个标记,肯定天使的宣告。襁褓不是标志,因为这是新生婴儿所特有的。马槽用来作婴孩的床,是很不寻常的,所以它是独特的标志。

即使在今天,首生婴孩往往在父母的心里占有特别的地位。在当时的文化,首生子被赋予继承产业的特权,而且在家中占有超然的地位。

“客栈”一词表示公开的住宿地方,并非“katalumati”的好翻译,而这是22:11的“客房”同一的词语。典型的房屋会连接马槽,用作储藏室。在马槽上面会有一间房,可招待客人。若瑟在返回白冷途中,可能预料在这样的客房住宿,但当他抵达时,所有宿位已满。因此,他与玛利亚在马槽的周围过夜,而耶稣就是在那里诞生。

路加把耶稣安排在那些将会服务的人当中:穷人、边缘人、弱者。在一处借来的食槽里开始生命,而在后期,警告一个可能成为门徒的人,连枕头的地方也没有(9:58)。

如果屋主知道这个婴孩注定是伟大的,他的行动会不同的。他会腾出房间,即使把自己的房间让给圣家,但他不明白这个婴孩的重要性。灵修的机会亦以同样的方式来到我们面前。我们不容易在面对无家可归者或第三世界的婴孩囚犯时认出耶稣来,但正是在那里我们时常遇见。天主每天给予我们机会,面对面地与耶稣相遇。

 

8-9节:在那地区有些牧人露宿,守夜看守羊群。有上主的一个天使站在他们身边,上主……的光辉环照着他们,他们便非常害怕。

 

“在那地区有些牧人露宿,守夜看守羊群”。如果有一节经文是谈及圣诞节的话,那就是这一节。天主拣选牧人领受降生成人的圣言,好比拣选以色列民、年轻的达味、玛利亚、婴孩、马槽等,一样令人感到惊奇。再没有比奥古斯都与牧人之间更大的差别了。至于玛窦的贤士跟路加的牧人也是相差甚远。

牧人是寂寞的、肮脏的工作,并不吸引有更好选择的人。牧人发觉很难遵守宗教责任,如果要到会堂参与礼仪时,谁会替他们看羊?他们如何忠诚地遵守如此繁多的礼节?在一个社会里,人们遵守那些把好与坏分开,把合意的与不合的分开的风俗习惯,所以不愿意近人从事牧人的工作。可是,达味也在白冷出生,他曾经是牧人,也成为他们最伟大的君王。好的,人会说,正因存在例外,才证明有普遍规律。

巴克莱(Barclay)指出,圣殿的执事在白冷附近饲养羊群,因为白冷接近耶路撒冷和圣殿。他认为这些牧人就是负责看守这些为圣殿的祭献而特别饲养的羊群。假如这是真实的话,“看守圣殿的羔羊的牧人,就是首批见到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的人”。一方面,那是引人注意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它减少牧人的平凡性;由于他们的平凡,所以天主拣选了他们。牧人”在路加天国的宾客名单之上:贫穷的、残废的、瞎眼的、瘸腿的(14:31, 21)”。

“有上主的一个天使站在他们身边,上主的光辉环照着他们,他们便非常害怕”。这是天使的第三次预报,第一次是向匝加利亚(1:5-20),第二次是向玛利亚(1:26-38)。在每次情况下,领受预报的人都以赞美天主作为响应。

“光辉”一词是这段经文的关键。由于第9节的缘故,许多上教堂的人想象这词所指的是一道皓光……光荣天主,就是承认那权能和荣誉,那不会属于奥古斯都或季黎诺或他们当代的重要人物,而是属于天主,唯独属于天主。

在耶稣显圣容时,上主的光荣(光辉)将启示给伯多禄、雅各布伯和若望。当云彩把门徒遮蔽的时候,他们也害怕起来。难怪当牧人在荒野中经验上主的光荣时,也感到非常害怕。

 

10-14节:天使向他们说:“不要害怕!看,我给你们报告一个为全民族的大喜讯:今天在达味城中,为你们诞生了一位救世者,是主默西亚。这是给你们的记号:你们将要看见一个婴儿,裹着襁褓,躺在马槽里。” 忽然有一队天军,同那天使一起赞颂天主说:“天主受享光荣于高天,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

 

“我给你们报告一个为全民族的大喜讯”。路加是外邦人,在路加福音和宗徒大事录,他显示出罗马百夫长好的方面(7:1-10; 23:47),并记录伯多禄看见异像,就是向外邦人开放教会(宗10)。在此,即这福音的开端,他确定耶稣是为全民族的,不只是以色列民。

“……一位救世者,是主默西亚”。罗马人认为奥古斯都是救世主,因为他平息冲突,宣告罗马帝国统治下的和平时期。不过,奥古斯都的和平是脆弱的。在他死后,其他人会夺得政权,例如尼罗和卡利古拉等人,他们的名字将是背信与残暴的同义词。天使宣告一位与众不同的救世主,一位将在整个人类历史中继续其拯救工程的救世主。第一世纪的救主也是廿一世纪的救主,以色列的救主也是世界的救主。

牧人要看到的标记是“一个婴儿,裹着襁褓,躺在马槽里”。正如上文所指的,襁褓是新生婴儿特有的装束,但马槽却是独特的标记。那一夜,将不会有另一个婴孩躺在马槽里。这也是一个标记,显示天主已拣选透过十分平凡的人和事来工作,给世界带来的默西亚,将是每个处境的人都可接触到的。

“在世享平安”是天主所赐予的,并不标志人类的敌意从世上消除。这是天主的“平安”,是生命按照天主的旨意,在其圆满、丰饶和完整中所体验的。“天主受享光荣于高天”。天主在此欢迎耶稣的诞生。其后,群众将迎接耶稣进耶路撒冷,说:“因上主之名而来的君王,应受赞颂!和平在天主,光荣于高天!”(19:38

 

15-16:众天使离开他们往天上去了以后,牧人们就彼此说:“我们且往白冷去,看看上主报告给我们所发生的事。”他们急忙去了,找到了玛利亚和若瑟,并躺在那马槽中的婴儿。

 

牧人可能很容易地说:“先让我找人照顾羊群。”他们可能会说:“我想去,但我必须留在这里。”相反地,他们好似舍弃渔船的渔夫,还有离开税关的税吏一样,听从召叫。他们不满足于以口舌来赞美天主,也以他们的脚步赞美,前往看看天主宣告的事。我们不知道他们的羊群遇到了什么事,但肯定天主不会使它们返回荒野。

“他们急忙去了,找到了玛利亚和若瑟,并那躺在马槽中的婴儿”。在公开的礼仪中,要小心诵读这节经文,为免把玛利亚和若瑟与婴儿一起放在马槽里。在若瑟的名字后要稍为停顿。

牧人急忙听从天使的命令。较为富有经验的人可能是犹豫的。他们知道要问什么问题,要考虑什么保留的地方,他们会涉及什么事?他们的参与会带来什么后果?较单纯的人发觉更易于服从,惯于接受命令,不感到需要控制事情,不需要保护公开的形象。较单纯的人会是更好的仆人,而上主需要仆人、服从的人。

 

17-20节:他们看见以后,就把天使对他们论这小孩所说的事传扬开了,凡听见的人都惊讶牧人向他们所说的事。 玛利亚却把这一切事默存在自己心中,反复思想。牧人们为了他们所听见和看见的一切,正如天使向他们说的一样,就光荣赞美天主回去了。

 

“就把天使对他们论这小孩所说的事,传扬开了”。我们一旦有幸经验到天主的临在,我们也有责任与别人分享那个经验,传扬天主的话,宣布福音。

“……凡听见的人都惊讶”。玛利亚和若瑟惊讶吗?很可能的!谁是其他惊讶的人?也许其他与玛利亚和若瑟在一起的人。但是,惊讶的人肯定包括那些在另一天另一处地方听到牧人讲述他们故事的人。

“玛利亚却把这一切事默存在自己心中,反复思想”。新任母亲几乎把新生婴孩的一切都默存于心。她从起初已明白到将要继之而来的一切。随着她与耶稣的生命揭示,她必然对于自己处身的令人惊讶的路径感到惊奇。如果天主拣选她为上主的母亲,为什么是在马槽里?为什么是牧人?如果有一队天军,为什么向牧人显现?为什么不是她?接着将会发生什么事?天主对她有什么期望?

“牧人们为了他们所听见和看见的一切,正如天使向他们说的一样,就光荣赞美天主回去了”。正如非常平凡的人后来成为复活的见证人,非常平凡的牧人也成为天主降生成人的见证人。除了天使之外,他们是最初宣讲耶稣诞生喜讯的人。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