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一代宗徒聖保祿
作者:張再基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7 11:28:13  文章录入:francisjw  责任编辑:francisjw

一代宗徒聖保祿

(作者:張再基)  

圣保禄

一、初期教會的困境

  耶穌降生的年代,羅馬帝國統治著地中海沿岸廣大的地區,居住在巴勒斯坦的猶太人,雖然有自己的國王黑落德,卻要服從羅馬總督的管理,先是季黎諾,後有彼拉多,而真正在猶太社會中,握有影響力的,是一群被稱為法利塞黨的經師和司祭們,他們組成一個公議會,領導天主的選民,在聖殿內奉獻全燔祭、講解聖經,備受猶太百姓的尊重。

  耶穌以窮木匠兒子的身份來到人間,他流浪四方,宣講天國的喜訊,他的話與眾不同,聽起來具有權威,他治病驅魔,復活死人,看起來很像舊約先知預告的默西亞,但他直指法利塞人的偽善,直接向當權的不義挑戰,終遭迫害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後復活了,耶穌的復活,是一決定性的事件,使追隨他的門徒們,相信他真是天主子,是默西亞,於是他們在伯多祿領導之下,建立了初期教會,開始向外宣講:「耶穌復活了,他是主、默西亞。」對設計害死耶穌的法利塞人來說,這是令他們不安害怕的聲音,一定要設法消滅,於是,當斯德望執事藉聖神說話時,他們把斯德望拉出城外,用石頭砸死,就在那一日,發生了嚴厲迫害耶路撒冷教會的事,眾人都逃散到猶太和撒瑪黎雅地區,過不久,黑落德王下手磨難教會中的人,用劍殺了若望的哥哥雅各伯。(宗徒大事錄十二章)。

  雖然基督的福音,已悄悄在羅馬帝國內傳開了,但羅馬是多神崇拜的民族,再加上當時羅馬王室貴族的奢靡生活,相反耶穌的教導,常受到基督徒的批判,於是在羅馬皇帝的指使之下,在帝國內展開屠殺行動,許多基督徒被火燒、刀斬、釘十字架,被獅虎吞噬,多少鮮血灑在羅馬的競技場內;今天,到羅馬觀光,一定要去看這座圓型競技場,當你凝神閉目,站立場中,你仍然能聞到一股血腥味,彷彿還可以聽到四周看台上,羅馬人嘶喊的叫聲,你能默想英勇的基督徒,為了堅持信仰,赤手空拳迎向餓獅猛虎,而這灑下去的血,卻結出今日羅馬信仰的花朵。

  如果你到了梵帝岡,進入聖伯多祿大殿的地下室,你會發現那原是一座墳場,兩千年前,那裡是一片荒煙蔓草,基督徒們躲在山洞內、地窖中聚會,聽宗徒的教導,舉行彌撒聖祭,伯多祿遇害後,門徒們把他埋葬在這山洞地窖中,直到十六世紀,在他的墳墓上,蓋了這座大教堂,因為耶穌曾說,要在他身上建立教會,而這個教會,由教宗領導著。如果有時間,再到郊區去看幾座更廣大的地下墳場,去默想初期教會的教友們,在如何艱困的環境中,將信仰保存並延續下來,對今天生活在這完全自由的社會裡的教友,是很好的教育材料。

很難想像,最先站出來迫害教會的人當中,保祿竟然是最邀進的一個,當時他的希臘名字叫掃祿,後來怎樣成為外邦的宗徒呢?這有一段精彩的故事。

二、來自塔爾索的青年

  保祿的希臘名字叫掃祿,大約在公元前二年,誕生在現今土耳其的東南部,基里基雅省的省會塔爾索,屬本雅明支派,是道地的猶太人,可能他的父母會做生意,家庭環境不錯,所以一家人都擁有羅馬公民權,大概類似今天的綠卡吧。保祿自幼接受良好的教育,熟讀舊約經書,長大後赴耶路撒冷深造,拜當時即富盛名的加瑪里耳經師為師,這位加瑪里耳經師,就是曾在公議會中,警告法利塞黨人,要小心處理基督徒的事,不要反而成了與天主作對的人(宗五:三十四~三十九)。保祿對於猶太教律和神學,有極深的造詣,他深信天主的預許必將實現,他也熱切的在期待救世主默西亞的來臨。

  算起來,保祿比耶穌小三、四歲,算是同一時代的人,福音中並沒有提到保祿這個人,因此,很難斷定保祿是否見過耶穌本人,但可以相信的是,保祿一定聽過有關耶穌的一些事情,因為耶穌的一言一行,已成為當時在公議會內激烈討論的主題,保祿正是其中的一位法學士,而且還是狂熱、激進的一份子,以他接受的傳統猶太教律,加上他身處在法利塞黨的團體中,一股莫名的傲氣,對出身卑微低賤的納匝肋木匠耶穌,自不會把他放在眼中,更不可能去相信他是默西亞;當他看到有一群人竟然捨棄法利塞經師的教導,而跟隨了耶穌,心中自有一份的挫折與不平,我在想,當他知道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時,他一定得意的認為,耶穌已經被消滅了。

  耶穌不但沒有被消滅,他復活升天了,五旬節的聖神降臨在晚餐廳,教會誕生了,看見的人都勇敢的為主作證,建立了初期的教會,人數也日漸增加,引起了法利塞人的惶恐,於是討論如何來迫害基督徒,受百性敬重的法學士加瑪里耳曾護衛基督徒,他對法利塞人說:「我奉勸你們,不要管這些人,由他們去罷,因為若是這計劃是由人來的,必要消散,但若是從天主來的,你們不但不能消滅他們,恐怕你們反而成了與天主作對的人。」保祿是加瑪里耳的門生,卻不能從老師的話中醒悟,他一本對祖傳法律的熱忱,竭力迫害基督的教會。

  當時有一位充滿聖神的執事,名叫斯德望,口才很好,沒有人敵得住他的智慧,他被法利塞人捉住,解送到公議會,接受大司祭的審判,斯德望勇敢的向他們說明,天主的救恩是藉著耶穌基督來完成的,激怒了公議會的議員們,就把他拉出城外,用石頭砸死了,年輕的保祿也是公議會的一員,他贊同砸死斯德望,並在行刑現場,替眾人看管衣服(宗七:五十四~六十)。

  斯德望是教會第一位為信仰殉道的聖人,他死前曾跪地祈禱:「主耶穌,接我的靈魂去吧!」又大聲呼喊:「主,不要向他們算這罪債。」聖教會一向認為,斯德望的祈禱,以及他灑下的鮮血,所結出來的果子,正是日後保祿的悔改皈依,建立了外邦的教會。

三、大馬士革的皓光

  保祿,這位熱誠的法利塞人,期待著以色列的救援,偉大君王的來臨,對於宣講耶穌是默西亞的這夥人,視之為離經叛道的異端,必去之而後快,在害死斯德望之後,又採取強暴的手段,迫害耶路撒冷的教會,進入基督徒的家,連男帶女都拉去,押在監牢裡,門徒們向四面八方逃散,到猶太和撒瑪黎雅鄉間,甚至遠至凱撒勒雅、安提約基雅、大馬士革等地,主的福音,也因此而快速的傳遍巴勒斯坦地區。

  當保祿知道大馬士革有許多人皈依基督,他主動去見大司祭,請求發給許可的文書,好讓他去大馬士革,將所有的基督徒一網打盡,解送到耶路撒冷來,他帶著人馬,趾高氣揚的走向大馬士革,而天主一項偉大的計劃,也正悄悄的展開。宗徒大事錄第九章記載了保祿奇蹟似的歸化的過程:當他前行,快臨近大馬士革的時候,忽然從天上有一道光環射到他身上,他便跌倒在地,聽見有聲音向他說:「掃祿!掃祿!你為什麼迫害我?」他答說:「主!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迫害的耶穌。」聖經上告訴我們,保祿在那一道光照射之下,眼睛瞎了,這一刻,對一位熟悉舊約經書的保祿來說,事情的真象已完全揭露清楚了─耶穌真的是天主預許的救世主默西亞。

 一陣光使他瞎了眼,保祿確定這是天主的光,只有來自天主的光,才有這等力量,是天主站在他面前了,舊約的教導,人不能面見天主的,當天主說話時,人必須俯伏在地,抬頭觀看者必死,保祿瞎了眼,他心知人不能面見天主,可是光中的聲音使他納悶:「掃祿!掃祿!你為什麼迫害我?」保祿豈敢迫害天主,他怯怯的問一句:「主!你是誰?」這句「主」出自法利塞人的口,指的是天主,但既是天主,何以說我在迫害他?保祿期待光中一個清楚的答覆,光中傳來一句令他惶恐驚駭的話,那麼篤定:「我就是你所迫害的耶穌!」至此,保祿完全懂了,耶穌站在那陣天主的光耀中,他果真復活了,他就是天主,他活在每一位基督徒身上,他的生命已融入在教會內、在基督徒的團體中,因此,當他竭力在迫害教會,就是在迫害耶穌啊!他終於懂了,教會是基督的奧體,教友是基督身上的肢體,而基督是他們的頭。

  耶穌吩咐他進城去,會有人告訴他該作什麼,保祿進了大馬士革,三天的工夫看不見,也不吃也不喝,靜靜的默想他所遭遇到的奇事,也重新整理信仰的迷思,在祈禱中,他見到異像~有一個人給他覆手,使他復明,果然,有一位名叫阿納尼雅的基督徒,奉主派遣來為他覆手祈禱,他的眼睛有像鱗甲一樣的東西掉下來,他便看見了,領洗皈依了基督。

 一個狂熱的猶太教徒,他對天主的許諾,懷抱著熱切的期待,所以,當他發現耶穌的身份後,他拋開傳統猶太教律的束縛,勇敢追隨基督,為主作證,他義無反顧,那怕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四、神祕的潛修歲月

  保祿是位神秘的神學家,他那卓越的神學思想,除非來自復活的基督親自的教導,否則無法解釋它。他在大馬士革城外,第一次碰觸到光中的耶穌,又曾被耶穌提到三層天上去,提到樂園裡,聽到了不可言傳的話(格後十二章四節),耶穌對他說了什麼,他又看到了什麼,保祿認為「天機不可洩露」,他不說出來,我們也只有跳腳。

  為了準備自己將來能善盡外邦宗徒的任務,他曾退居阿拉伯曠野達三年之久,事實上,他不得不給自己一段重整的歲月,一則因為他曾厲害的迫害過教會,當時的宗徒及教友們對他仍心存懷疑恐懼,對他的言行舉止感到驚惶失措,二則是那些法利塞黨人,看到他皈依了基督,更是無法接受。一開始在大馬士革時,就共同商議要殺害他,門徒們在夜間用籃子將他從城牆上縋了去,讓他逃走(宗九章二十五節)。他千里迢迢跑回來耶路撒冷,設法與門徒們聯絡,眾人都怕他,不信他是門徒,結果在耶路撒冷又惹來殺機,猶太人又打算殺害他,他只好又展開逃亡的旅程,經凱撒勒雅,回到了老家塔爾索,他這次離開耶路撒冷,竟然在十四年之後,才再重返聖城,面見宗徒,這十四年的自我流放,他並沒有停下他領受的外邦宗徒的職務,他走遍了塞浦路斯及小亞細亞境域,建立了呂斯特辣、依科尼雍、德爾貝和安提約基雅等地的教會,他帶著這張耀眼的成績單,回到耶路撒冷,面見宗徒和長老們,終於獲得眾人的歡迎和信任。

  十四年漫長又苦悶的歲月,他曾獨自漫步塔爾索的夕陽下,在那段靈修生活的黑暗期,在阿拉伯曠野的沙漠裡,在丕息狄雅那邪教猖狂的地區,他把自己置身在死地中,回頭尋找生命的答案,在呂斯特辣,幾乎被群眾用石頭砸死(宗十四章十九節),他不停留片刻療傷,第二天就起身往德爾貝去傳福音了,我們很難瞭解他的內心世界,我們卻能從他留下來的書信中,去探索這位神祕的宗徒,他所發現的奧祕,他所掘出的寶藏。

  在厄弗所書六章中,他用了十四次「在基督內」,在斐理伯書四章中,用了九次「在基督內」,這已簡單又清楚的標示出保祿宗徒的靈修方向─在基督內。對從罪惡中回頭的保祿來說,離開了基督,一切毫無價值、毫無意義,他清楚知道是基督的生命改變了他,因此他說:「如今我生活,不是我生活,是基督在我內生活。」他深切的體認到,基督是他的頭,他是基督的肢體,這肢體存在的價值,就是為頭服務,服從頭的領導,因此他又說:「如果我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因為他被揀選、被寬恕,並不在於他有什麼特別的功德,只因為基督愛他,要他去外邦傳福音,如果他不去傳福音,他將失去基督的恩寵,他將一無是處。靈修生活結出的果實,造就保祿宗徒驚人的傳教事業,他能了然無愧的說:「因為天主的恩寵,我成為今日的我,天主的恩寵,在我身上沒有落空。」反躬自問,天主賜給你我的恩寵,是否落空了呢?

五、含著眼淚傳福音

  當保祿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已在基督內被改變、被提升,他已完全屬於基督,是基督在他身上生活,於是在福傳工作上,他遇到再大的挫折、磨難、誤解、誹謗,他都樂意接受,這些痛苦,不一定能給他帶來喜樂,卻真正帶給他莫大的安慰,因為他有機會體驗基督在人世間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他有機會分擔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受的苦,在他寫給格林多人的後書第一章中,他談到在亞細亞所受的磨難,非人力所能忍受的重壓,「甚至連活的希望也沒有了」,然而他卻能從中獲得安慰,且滿懷感恩之情。一個為主工作的人,在惡劣的環境之下,如果不能找到這份內心的安慰,這條路是走不下去的。

  巴爾納伯到塔爾索邀請保祿,一起在安提約基雅工作了一年後,兩人結伴出外傳教,從塞浦路斯進入亞細亞地區,建立外邦教會,他倆冒著生命的危險,彼此鼓勵,互相扶持,可說是最佳拍檔,但為了一位門徒~若望馬爾谷的去留,兩個人竟起了爭執,從此分道揚鑣,這場人事的衝突,對保祿來說是痛苦的,保祿含著眼淚,帶著息拉,走向基里基雅、馬其頓地區,展開他的第二次出外傳教,這件事給了我們反省的機會:為了光榮天主、宣揚福音,在許多事上,即使是好事,也難免意見分岐,彼此爭論不和。相信許多為主工作的兄姐,必然經歷過類似的經驗,甚至委屈的跪在苦像下流淚,但這不能阻止我們的福傳熱火,反而催促我們走得更遠,像聖保祿一樣。

  保祿是個感情豐富的人,特別是來自耶穌基督的那份愛火,他熱愛他所建立的外邦教會,一聽說他們出了問題,遇到麻煩,產生困擾,他就立刻派人前去瞭解,協助處理,並帶去自己的問候─一封教導的書信,也因此留下了聖經中的十四封書信,可供後代的人們,從書信中去認識這位偉大的宗徒。保祿常是用一顆慈母的心,在哺育那些初生的嬰孩,他稱那些因他的宣講而受洗的教友是「我在福音中生的兒子」,他稱弟茂德為「可愛的兒子弟茂德」,他稱弟鐸是「我的真子」,甚至在他寫給費肋孟的信中,稱那位悔改的奴隸敖乃息摩為「我在鎖鏈中所生的兒子」、「他是我的心肝」,也因此為了勸勉並堅固這些外邦教會的信德,他常是含著眼淚對他們說話,特別在格林多人後書第二章中,他寫到:「我在萬般的痛心憂苦中,流著許多淚給你們寫了信,並不是為叫你們憂苦,而是為叫你們認清我對你們的愛,多麼卓絕。」可惜這封沾滿保祿淚水的書信,早已失傳,但從格林多人後書中,我們已經感受到保祿擁有基督的情懷,他散發出愛的力量,令人震憾,猶如加爾瓦略山上的犧性,使大地震動、岩石崩裂,太陽失去了光。

  想一想在我一生中,當過幾次的代父,給幾個人講道理,帶領幾個人領洗皈依,但我是否負起應負的責任?在他們的信仰生活上給予關懷、引導?像一位慈母般的撫育他們?憶及保祿,無限汗顏。

六、隨從聖神的引導

  在舊約中,聖神的記號並不清楚,也甚少提及,福音裡已清楚的看到聖神的工作,直到五旬節的聖神降臨,教會誕生之後,聖神活躍在這大地之上,宗徒大事錄記載了聖神在初期教會中,所展現的德能,堪稱為是「聖神的福音」,伯多祿在凱撒勒雅,向羅馬的百夫長科爾乃略一家人宣講福音時,聖神降在所有聽道的人身上,打開了向外邦人傳教的門戶(宗十章),而真正帶領我們深入聖神奧祕深處的,就是神秘的神學家聖保祿宗徒,他對聖神的體驗,如此的超凡卓絕,如此的具體實在,令人讚嘆折服,我們只能說,那是特恩,天主白白的賞給他,重要的是,他隨從聖神的引導,把自己完全交在聖神的手中,也只有走入聖神內在的生命中,他才能一窺聖神的奧祕。

  保祿第三次外出傳教,當他巡視完馬其頓和阿哈雅地區的教會,準備返回耶路撒冷時,他途經特洛阿到米肋托,召集了厄弗所的眾長老們,對他們說了一番話:「看,現在我為聖神所束縛,必須往耶路撒冷去聖神在各城中向我指明說:有鎖鏈和患難在等待我。可是,只要我完成了受自主耶穌叫我給天主恩寵的福音作證的任務,我沒有任何理由,珍惜我的性命……」(宗二十章)明知死路一條,他仍義無反顧,勇往直前,慷慨赴義,保祿秉持的,就是隨從聖神的引導,這聖神,曾帶領耶穌基督勇敢的走上加爾瓦略山,也使他在墳墓中戰勝死亡,光榮的復活,保祿要的,就是「相似他的死」,希望也得到由死者中的復活。(斐三章十節)

  讓我們遵照保祿的教導,觸摸那隱藏在我們內心深處的聖神;保祿深刻的感受到聖神在他身上所行的化工,他這樣教導格林多的教友:「你們不知道,你們是天主的宮殿,天主聖神住在你內嗎?」(格前三章十六節)人怎能想像自己敗壞的肉軀,能成為聖神的宮殿?感謝天主,藉著主耶穌救贖的功勞,而這居住在我內的聖神,是怎樣的在帶領我們走成聖的道路呢?「隨從聖神的人,切望聖神的事隨聖神的切望,導入生命與平安。」聖神會扶助我們的軟弱,在我們不知道該如何祈求時,聖神卻親自以無可言諭的歎息,代我們轉求,人又怎能想像自己卑賤的生命,能擁有聖神如此的關愛?聖神親自和我們的心神一同作證,我們是天主的子女,因此我們呼號:「阿爸,父啊!」(羅八章)。

  在聖神內生活,人成了新受造物,人成為完全自由的子女,在他身上結出的果子是仁愛、喜樂、平安、忍耐、良善、溫和、忠信、柔和、節制(迦五章二十二節)。保祿能在外邦傳教,遭遇到多少磨難考驗,他都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都能輕渡關山、四兩撥千斤,聖神的德能,在他身上發揮得淋漓盡緻,再看看我們自己,空有福傳熱忱,卻無保祿精神,一點挫折打擊,我們就灰心喪志,最後還會想,自己的靈魂自己救,管別人要不要得救,我們怎能配稱為是「忠信的僕人」呢?

七、義無反顧的前進

  保祿的義無反顧、絕不妥協的堅定立場,為了外邦人領受救恩的權利,不惜與宗徒們激辯,甚至為了伯多祿不敢公開與未受割損的外邦人共桌吃飯,他嚴詞批判(迦二章),如此這般個性,難免遭受非議,但他抓住福音的精髓~救恩及於萬民,他穿上基督徒的全副武裝,練就百毒不侵的真功夫,義無反顧的走向天涯海角,為的只是傳福音、救靈魂。

  尼祿皇帝嚴厲迫害羅馬的基督徒,保祿第二次被囚,他知道為主殉道的日子近了,他寫了一封信,叫他所愛的門徒弟茂德趕快到羅馬來,接受他的遺言吩咐,他豪爽的說:「我離世的時期已經近了,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此時此刻,他所牽掛的仍然是福傳大業,他對弟茂德說:「我在天主和那要審判生死者的基督耶穌前,指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懇求你:務要宣講真道,不論順境逆境,總要堅持不變。」(弟後四章)保祿滿腔傳教的熱火,當他在羅馬被囚時,就把握機會向羅馬軍人宣講福音,在他寫給斐理伯人的書信第一章中,他敘述了在逆境中福傳的效果:「弟兄們!我願意告訴你們,我的環境對於福音的進展,反而更有益處,以致御營全軍和其餘眾人,都明明知道,我帶鎖鏈是為基督的緣故,並且大多數的弟兄,因見我帶鎖鏈,就依靠主,更敢講論天主的道理。」保祿能化阻力為助力,將福音傳進凱撒的家中,這使他更放心大膽的宣講,他說:「我或生或死,總要叫基督在我身上受頌揚。」他雖然渴望解脫,能早日與基督在一起,卻為了眾人的得救,留存在人世間受苦,只要還有一口氣在,總要設法多救人靈,我們一生汲汲營營,常為了吃什麼、穿什麼浪費許多時間,更為了沒有必要的執著,耽誤福傳的工作,我們白白的得恩寵,讓基督在十字架上冤枉的承受一切苦難。

  保祿深知環境的惡劣,福傳工作不僅辛苦,更是危險,他知道我們對抗的,不是血和肉,而是黑暗世界的霸主,天界裡邪惡的鬼神,為了能在那邪惡的日子裡抵得住,他叫我們要穿起天主的全副武裝,戴上救恩的頭盔,穿上正義的盔甲,束起真理的腰帶,穿上福音的鞋,拿起信德作盾牌,手中握著聖神的寶劍,且要醒寤不倦的祈禱,才能放心大膽的傳揚福音的奧祕(弗六章),我彷彿看到一位英勇的武士,揮舞著利劍,衝鋒陷陣,眾邪魔屍橫遍野,抱頭鼠竄,我彷彿看到這位武士走到審判者面前,從他手中領受正義的冠冕,接受天朝諸聖的歡呼。

  耶穌說:「手扶著黎而往後看的,不適於天主的國」又說:「不論誰,若不背著自己的十字架,在我後面走,不能做我的門徒。」(路十四章二十七節)我們都以身為基督徒為榮為傲,胸前掛個十字苦像,熱心參與教會的活動,但如果不能拋開一切,義無反顧的投入福傳事業,最後會成為把塔冷通藏在地下的那個無用的僕人,只有被丟在黑暗中哀號切齒了。

八、為主殉道獲冠冕

  我可以想像,保祿的傳教生涯一定遭遇到非常的痛苦,以致讓他產生「渴望求解脫」的念頭,在格林多人後書第十一章中,他這樣寫:「論勞碌,我更多;論監禁,更頻繁;論拷打,過了量;冒死亡,是常事。被猶太人鞭打了五次,每次四十下少一下;受杖擊三次,被石擊一次;遭翻船三次,在深海裡渡過了一日一夜;又多次行路,遭遇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由同族來的危險、海洋上的危險、假弟兄中的危險;勞碌辛苦,屢不得眠,忍飢受渴,屢不得食,忍受寒冷,赤身裸體」,連他自己也認為必死無疑,卻靠著那使死人復活的天主,他一次又一次置之死地而後生,因此,他身上時常帶著耶穌的死狀,在他身上,帶著耶穌的烙印(迦六章十七節)。

  兩千年前的羅馬帝國境內,偶像崇拜,邪神異端充斥,政治勢力有計劃的要消滅基督的教會,環境如此的惡劣,初期教會的教友們,勇敢的追隨加爾瓦略山上的耶穌,慷慨的灑下他們的熱血,聖保祿宗徒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他被逮捕後,他以羅馬公民的身份,請求向凱撒皇帝上訴,因此而有機會和羅馬的教友見面,並在這帝國的首都將福音傳開來,建立羅馬的教會,再由羅馬向帝國的四面八方傳出去,藉著這地利之便,福音傳得更快更遠,天主上智的計劃,今天回頭去看,人不得不讚嘆佩服。

  耶穌說:「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因為誰若願意救自己的性命,必要喪失性命;但誰若為我和福音的原故,喪失自己的性命,必要救得性命(谷八章三十五節)。」保祿原是個褻瀆者、迫害者、施暴者,是罪人中的魁首,耶穌卻憐憫了他,是為在他身上,顯示天主的大愛,為給將來信靠天主的人一個榜樣,他為了感恩報愛,切願為福音而死,以獲得永生,而他也的確忠信到底、聽命至死,在尼祿皇帝火燒羅馬城的時候,被判斬首之刑,為主殉道。

  我們曾來到羅馬城外的三泉,一座本篤會的隱修院內,在相當古老破舊的房舍中,看到保祿最後被囚禁之處,在一座教堂內,看到他被砍頭時,墊在腦袋下的那塊石柱,被鐵欄杆隔離保護著,教堂內有三個祭台,一個比一個低,原來那是一塊斜坡地,相傳保祿被斬首時,腦袋在地上順著斜坡彈跳三次,湧出了三口泉水,就在泉水之上設了三個祭台,又擔心泉水被朝聖者污染,還是用鐵柵圍著,人手無法觸及,牆壁一幅古老的油畫,描繪保祿的頭顱在地面上跳了三次,劊子手驚訝恐懼的眼神,因為保祿脖子上湧出的血,竟然是白色的水,這水象徵寬恕,保祿效法基督和斯德望,寬恕那加害於他的人。

  漫步隱修院的林蔭下,我的靈魂彷彿回到兩千年前,偕同我的主保聖人,為福傳大業共商大計,台灣的教會發展,遇到了瓶頸,傳教工作停滯不前,難道這個時代會比保祿的時代更難嗎?祈求天主賞賜二十一世紀的保祿,讓福音傳遍中華大地,阿們。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