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网站首页 | 文章频道 | 下载频道 | 图片频道 | 在线留言 | 在线商城 | 会员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太原天主教 >> 文章频道 >> 每日礼仪 >> 每日弥撒礼仪 >> 正文 今天是:
常年期第三十四主日普世基督君王节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11/23    
          ★★★ 【字体:

常年期第三十四主日普世基督君王节

作者:林思川神父  

为真理作证的君王【福音:若十八33-37

那时候,33比拉多于是又进了总督府,叫了耶稣来,对他说:「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34耶稣答复说:「这话是你由自己说的,或是别人论我而对你说的?」 35比拉多答说:「莫非我是个犹太人?你的民族和司祭长把你交付给我,你作了什么?」36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于这世界;假使我的国属于这世界,我的臣民早已反抗了,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但是,我的国不是这世界的。」 37于是比拉多对他说:「那么,你就是君王了?」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我是君王。我为此而生,我也为此而来到世界上,为给真理作证:凡属于真理的,必听从我的声音。」

基督君王节

天主教会在常年期最后一个主日庆祝「耶稣基督普世君王节」,这个节日在教会中出现的相当晚,1925年才由教宗碧岳十一世订定为教会的节日,教宗保禄六世在1970年决定将这个节日移至常年期最后一个主日庆祝。

【经文脉络】

马尔谷福音对于耶稣基督的描绘侧重于「受苦的人子」图像,比较不强调耶稣基督的君王性身分,因此,常年期乙年最后一个主日的福音选读再次跳出马尔谷福音的循环,而选自若十八33-37。这段十分简短的经文是比拉多审问耶稣的一部分(若十八28十九16),欲明白这段在主日聚会中公开诵读的福音内容,必须先掌握比拉多审判耶稣的整个过程。

耶稣受审的叙述

若望福音的作者加大篇幅报导耶稣受审的过程,使这段记载成为若望福音苦难叙述的中心部分。整段报导显出高度的戏剧张力,耶稣受审的过程并非只局限在一个法庭中进行,而是在总督府「内部大厅」以及「外部庭院」之间不断交换的场景。总督府外庭院笼罩在「黑夜」之下,犹太人、司祭长以及仆人们站立其中;总督府大厅内则是「灯火通明」,只有耶稣独自和比拉多对话;而比拉多则来回奔走于大厅内外(黑暗与光明)之间,这个往返的举动显示他犹疑不决的情况。耶稣和比拉多的谈话内容,正是眼前所发生的事件最深刻意义的解说。透过君王性的头衔,清楚的显示出基督论的基本观点,耶稣借着自我贬抑使祂的君王性得以显扬(但是,只有相信的人可以了解这个启示)。在叙述的过程中,耶稣的君王性越来越清楚,直到最后比拉多公开宣扬耶稣是「犹太人的君王」 ─ 虽然是以罪状牌的形式宣告。

罗马的审判情况

福音的描写符合罗马时代的审判情况,审判者对原告与被告双方一一提出质询审问,被告也有机会发言为自己辩护;然而在真正的罗马审判庭上,辩护者的答辩应该是公开举行的,耶稣和比拉多在总督府大厅内的对话却是私下的,犹太人被排除在外,根本完全不知道谈话的内容。这个情况乃是为了配合若望福音的写作需要,因为根据福音先前的叙述,耶稣已经不再对犹太人公开发表谈话了(参阅:若十二36)。

犹太人:耶稣的控告者

比拉多关于耶稣君王性诉求的问话,显的十分突然、缺乏上下的关连。这是福音作者以比较自由的方式交代,他由历史情况了解到犹太人对耶稣所提出的控告。这一点可以由耶稣最初的回答和比拉多的回应中清楚的看出来。并非罗马人主动逮捕耶稣,而是犹太人诬告祂是暴乱份子,事实上也是司祭长、长老、经师和全体犹太人把耶稣交给了罗马总督(参阅:谷十五1)。

耶稣的王国

由于耶稣目前在罗马的审判庭上,任何热忱派、或者政治性的误解都不再可能发生,因此,耶稣可以公开地谈论祂的君王性和祂的王国。耶稣明确地答复比拉多说:「我的国不属于这世界;假使我的国属于这世界,我的臣民早已反抗了,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但是,我的国不是这世界的。」(36)耶稣的能力与权威都是为了在这个世界上为天主作证,整部若望福音就是叙述耶稣如何完成了这个启示的使命。因此,「耶稣的王国」不可和「天主的国」混淆不分。事实上在若望福音中「天主的国」几乎完全隐退在幕后,仅仅在耶稣和尼苛德摩的谈话当中出现过两次(若三35),而且是比较符合若望团体的末世论的形式。耶稣的君王性是由天主而来的,因此,祂向这个世界提出质问的方式将启示带给世界,目的是召叫一切由真理而来的人,做出跟随祂的抉择。

比拉多:真正的受审者

在这个审判的情况中,主要角色彻底的被颠覆、转换,情况显示比拉多被转换成必须做出决定的一方,他被要求表达他的信仰。比拉多原本是审判者,现在竟然变成被要求做出决定的受审者!

接受「真理」,进入「天国」

四部福音作者叙述耶稣受审的事件时,都指出人们针对祂的君王性提出控告和质询。但是,惟独若望福音采取「对话」的形式报导整个经过,在对话中耶稣针对这个问题,给予了一个非政治性的答复。若望福音中罗马总督比拉多所提出的问题,和玛窦记载的耶稣童年故事中,东方贤士所提出的问题十分相似:「新诞生的犹太人的君王在那里?」(玛二2)玛窦福音中的经师们并不能给予一个确切的回答;但是,若望福音的耶稣则是明确地启示,祂的王国并非「来自」于这个世界,而是「为了」这个世界而来的。耶稣的王国是为给天主的真理作证,使一切和真理相遇,并且做出抉择接受真理的人,能够明白耶稣所做的一切,进而得以进入天主的国。

 

真理的要求

 作者:吴智勋神父 

713-14        15-8        1833-37  

本周的福音读经重温耶稣被审讯的片段。耶稣对这位管治耶路撒冷的罗马总督比拉多说:「我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当比拉多问耶稣是否君王时,耶稣确切地回答是,并说祂为此而生,也为此而来到世界上,为给真理作证,凡属于真理的人必听从祂的声音。耶稣这样的答复,比拉多一时不知所措,便问道:「甚么是真理?」今天让我们从「真理」作反省。

一般人所懂的「真理」是讲真话,讲与事实相符的说话。今天传媒以传播真理为己任,可惜受到多方面的限制。在极权国家、宗教狂热国家,政治与宗教操纵着传媒;在所谓西方自由国家里,传媒却受市场经济因素及背后的财团所影响,无怪乎有人怀疑传媒所发放的消息有多少是真的。在人与人关系的层面,讲一些所谓无关重要的谎话,更是三尺孩童也常有的习惯。从前圣多玛斯便非常气愤说谎的普遍,有一次一位修道人在窗口大叫:「多玛斯,快来看会飞的牛!」他马上飞奔前去看,引来旁人哈哈大笑。多玛斯回应说:「我宁可信牛会飞,也不愿意相信修道人会说谎。」十诫中的第八诫毋妄证,就是告诫人勿违反真理。

然而,圣经所说的「真理」,要比「讲真话」层面更深、更丰富。圣经所指的真理包括:

天主的忠信: 无论人怎样变,怎样忘恩负义,天主总是忠于自己的许诺。假使人像天主一样忠信,他就行走于真理中。

天主的计划:若我接受天主的计划,我就是顺从真理,因为祂是智慧,在祂内有真理。

天主的启示:天主的启示在基督内得到圆满,所以耶稣对比拉多说:我来是为给真理作证,这正是本周福音的核心讯息。耶稣是真理本身,亦是通往天父的路 (「我是道路、真理、生命」)。祂本身把天父启示给我们 (「谁看见我,就是看见父」;「凡属于真理的人」是指那些相信天主启示的人,这些人会听从祂的声音,也会认识真理,而真理必会使他们获得自由 (8: 31-32 ),因为天主的启示有释放的力量。

圣经所讲的「真理」,并非「讲真话」那么简单,而是以天主为依归,响应天主的计划、接受天主的启示。耶稣就是来宣示这真理的王国,而祂本人就是真理的君王,这君王当然不属于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充满谎言与不忠、拒绝天主的计划与启示。

比拉多问得好:「甚么是真理?」其实耶稣答复了他。在若望所记载的审讯中,耶稣并不沉默,这一方面表示真正的审讯者是耶稣君王而非比拉多,另一方面耶稣想引领比拉多认识真理。比拉多其实知道真理的,他认出耶稣非常的身份,故三次说祂没有罪;但要接受耶稣的话牺牲甚大,最后他还是放弃真理,故不待耶稣回答便出去了。

这段圣经为今日的我们有真实的意义:真理不光是讲真话,虽然今日的人连讲真话也办不到。真理要求我们忠于天主:我们领洗时对天主的许诺有遵守吗?有弃绝引人犯罪的人、地、事物吗?婚姻中的许诺有遵守吗?真的是无论环境顺逆,疾病健康,都会永远爱慕尊重自己的配偶吗?真理要求我们响应天主的计划,我有实践「愿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吗?真理要求我们接受天主的启示、聆听天主圣言 。我真有听耶稣的话吗?祂不是说过:「谁爱我,必遵守我的话」吗?

福音最后的话「凡属于真理的人,必听从我的声音」就是我的结论,不过我稍为把次序改动一下:「凡听从耶稣声音的,是属于真理的人」,他具体地生活在基督的王国里,谁听耶稣的话,他就有真理,因为耶稣就是真理。

 

            

 作者:黄锦文神父  

读经一:达七 13-14 ∣ 答唱: 93 ∣ 读经二:默一 5-8 ∣ 福音:若十八 33-37

从多伦多市区乘车北上,沿途是起伏的山丘,山丘上是深秋的森林。

黄叶洒在绿草地上,一片凄清,想起了范仲淹名词《苏幕遮》的首两句。虽然雾霭四伏,没有碧云天,秋色连接心湖,水波不兴,波上寒烟翠。

血红的枫霜,与常绿的乔木,形成鲜明的反差,黄叶,竭力调和二者的矛盾,三者恍惚在辩证黑格尔的正反合哲理。

黄叶,让我想起中国古代皇帝的龙袍。

皇帝,是何等尊贵的名号!然而, 回忆的弦线,却奏起哀乐。厚重的历史典籍,随着乐章起舞,翻开一页又一页的历史剧本。皇帝,常是戏剧的主角。

想起了中外君王的「德性」。

纣王酒池肉林。秦始皇焚书坑儒。汉高祖滥杀功臣。隋阳帝大兴土木劳役人民。唐玄宗安史之乱。成吉思汗遍杀欧亚。明思宗杀袁崇焕自毁长城。西方又如何?亚力山大帝以鲜血征服欧亚。罗马皇帝尼罗焚城。皇帝龙袍上的血渍,在墨绿的历史画布上,鲜艳耀目,红于眼前的枫叶。

血红的秋霜,自历史的舞台殒落, 乘风飘荡,落在加尔瓦略山的十架上, 形成斑斑血痕。

本主日的福音,记载一位君王,曾被罗马总督比拉多审讯。「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君王回应总督:「我是君王。我为此而生为给真理作证;」比拉多回问:「甚么是真理?」不过,未曾等待耶稣回答,比拉多已离开。君王最终被判死刑。

世间的君王,无论是贤君或暴君, 都无比尊贵,出巡时千骑护驾,百官随行。唯独基督君王,最「尊贵」的时刻,不过是带着几个渔夫,乘坐驴驹「荣进」耶路撒冷。遍寻中外历史,大概无法找到同等「尊贵」的君王,因为连废帝宣统,退位前也享受过几年尊荣。然而,几天后,「荣进」圣城的君王,被钉死十字架上。

按世上的标准,基督大概是历史上最不堪的君王。是的,降世的圣子,从来都没有君临天下的打算。他的血未流尽以前,没有人认他为君王。圣言生于此世而不属此世。为主耶稣,世界并非原乡,只是羁旅。难道凡尘尊荣,能增加宇宙君王的荣耀? 

山园祈祷时,被犹达斯出卖,其余门徒四散。身悬十架上,只有母亲和几位妇女,以及所爱的门徒相伴。信誓旦旦要与师傅一同赴死的伯多禄,神隐无踪。可怜,是基督君王的荣冠。

然而,可怜的君王,却以悲惨的死亡,彻底颠覆了生死的定义。罗马时代,十字架是罪恶和惩罚的标记。所有被钉的罪犯,都是被迫服法。主耶稣山园祈祷时的内心挣扎,却流露绝对的内在自由。一同被钉的左右二盗,恶贯满盈,罪有应得。主耶稣未曾犯罪,却背负整个世界的罪债,不单如此,当右盗恳求怜悯,主即恩赐永生。基督在十字架上,以鲜血重写天人的盟约,将罪罚的标记十字架,转化为怜悯、仁爱、服从的象征。

基督君王以绝对的谦卑和服从, 交付了自己的生命,身悬天地之间,身上的鲜血流遍宇宙,化为霜红,完成圣父的救恩计划。圣父也为爱我们,交付了唯一的爱子,承受丧子之痛。基督君王的逾越奥迹,是真实的象征,显露圣三极深的自我牺牲,流露绝对的爱和怜悯。天主以自身的苦难,赚取人类永恒的福乐。

从今以后,所有藉信、望、爱跟随君王的门徒,都与师傅一同交付生命。当君王复活时,也和他一同凯旋,回归永恒圣父。

 

文章录入:peterqin    责任编辑:peterq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