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网站首页 | 文章频道 | 下载频道 | 图片频道 | 在线留言 | 在线商城 | 会员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太原天主教 >> 文章频道 >> 每日礼仪 >> 每日弥撒礼仪 >> 正文 今天是:
复活期第四主日(善牧主日)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11    
          ★★★ 【字体:

复活期第四主日 

 作者:林思川神父  

在爱中合一【福音:若十11-18(19-21)

那时候,耶稣说:「11我是善牧:善牧为羊舍掉自己的性命。12佣工,因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一看见狼来,便弃羊逃跑──狼就抓住羊,把羊赶散了,13因为他是佣工,对羊漠不关心。14我是善牧,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15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我并且为羊舍掉我的性命。16我还有别的羊,还不属于这一栈,我也该把他们引来,他们要听我的声音,这样,将只有一个羊群,一个牧人。17父爱我,因为我舍掉我的性命,为再取回它来:18谁也不能夺去我的性命,而是我甘心情愿舍掉它;我有权舍掉它,我也有权再取回它来:这是我由我父所接受的命令。」

19因了这些话,犹太人中间又发生了纷争;20他们中有许多人说:「他附魔发疯,为什么还听他呢?」21另有些人说:「这话不是附魔的人所能说的;难道魔鬼能开瞎子的眼睛么?」

【经文脉络】

这个主日福音选自若十11-18,经文延续1-10节中耶稣所说的「善牧比喻」(甲年复活期第四主日福音),之后19-21节的经文则记载了当时听众的反应。听众的反应(「难道魔鬼能开瞎子的眼睛么?」)又回溯到第九章中耶稣治好胎生瞎子的故事,因此若望福音第九章到第十章基本上是相关的。所以我们建议,在主日感恩礼中也一并诵读19-21节的经文。在此,分三段来诠释若十11-21节的经文:首先是耶稣关于「善牧和佣工」的比喻(11-13),再者是「一个羊群和一个牧人」的言论(14-18),最后是群众的反应(19-21)。

善牧和佣工

耶稣延续着前面「善牧的比喻」(1-10),直接说:「我是善牧」(11)。犹太思想中常将「君王」比喻为「牧人」,耶稣不只是把自己比为「牧人」,而更强调说自己是「好」牧人,意思是祂超越以色列子民过去所有的牧人、君王或政治领袖。这些人在历史中,不但曾经剥削了以色列子民,甚至在危险时离弃了他们,就好像这个比喻中所说的佣工一样。在面临困难时,佣工的角色特别清楚的暴露出来,对他们而言,自己的安全比羊群(人民)更为重要。

善牧为羊群舍掉性命

耶稣之所以是「善牧」,并不只是因为祂是一切牧人的榜样,更是在于祂得到羊群完全的信任,特别在面临恐吓威胁时,祂更证明自己绝对值得大家的信任。这段短短的福音经文中四次提到「善牧为羊舍掉自己的性命」(11151718),强调了耶稣随时准备为羊群牺牲自己的性命。这个比喻说明,牧人存在的意义是为了羊群,他的死亡也是一样为了他的羊群。这样图像性的描述,在耶稣被钉死十字架上时成为事实。

相互认识

善牧和羊群彼此紧密连结,因为他们互相深刻地「认识」对方。但是若望福音的经文,清楚的强调耶稣的认识是带有优先性的,经文先说:「我(耶稣)认识我的羊」。由于善牧认识自己的羊,因此他走进他们并拣选他们。虽然如此,耶稣(善牧)也是经由这些羊才被确认。但是,耶稣并没有消失在这个彼此认识的关系中,而是以独特的方式超越一切。因耶稣和那些属于祂的人彼此之间的认识,是以祂和天父之间互相的认识为基础。祂和天主之间的父子关系是唯一且独特的,这个相互的认识也是祂得到使命的基础,使祂成为天父唯一的启示者。

一牧一栈

16节出现了一个新的图像性语言,谈论到「其他的、还不属于这一栈的羊群」,此话扩展了这个比喻的意义。在此之前,我们都把比喻中的「羊栈」理解为以色列,其中的「羊」就是以色列所遗留下来的子民。因此,现在出现「别的羊」就是指外邦人。旧约的先知们早就提出过一牧一栈的许诺(参阅:则三四23;米二12),但这个许诺是由耶稣来实现的。外邦人将经由耶稣的使者而听到耶稣说过的话,因此而被引入同一个羊栈。由于耶稣的自我牺牲把自己交付出来,使得一牧一栈成为可能。

耶稣透过自我牺牲完成了父所托付的使命,并且使父的爱成为明显可见的,耶稣自由地服从了天父的旨意,祂在自我牺牲中不仅实现了自己的旨意,更实现了父的旨意。因此,耶稣取回生命的权利也和父的旨意、父的工程完全一致,必须完全在天父的工程之下才可以被了解。

群众的反应

耶稣的话在听众之间引发了纷争,这个反应和若九16的反应是相同的。反对的人指责耶稣说「祂附魔发疯」(20)。附魔的判断,使人想起谷三21-22,在那里,人们也认为耶稣附了魔。关于发疯的记载,让人想起智慧书上的话:人们把义人的「生活视为愚狂,曾将他的死亡视为耻辱。」(智五4

另有一群人则说:「这话(耶稣说的)不是附魔的人所能说的;难道魔鬼可以打开瞎子的眼睛吗?」(21)这句话直接响应到第九章耶稣治好胎生瞎子的叙述,至少表达出他们因耶稣的行动而对自己过去的看法提出质疑。耶稣的话要求人做出抉择,因为抉择的不同,自然也就产生分裂。

【综合反省】

在教会历史中常常把「善牧和佣工」的对比情况,运用到伦理反省层面,特别是关于执行教会内或其他世上的各种职务的态度反省方面。佣工表达的是层次比较低的统治欲望、虚幻的骄傲、会消逝的自我主义;而善牧则表达真爱以及无私无我的生活态度。

此外,在历史的发展中,这段经文也成为的基督论与教会论的评价依据。教会合一的基础就在于认识并效法基督,成为善牧。善牧为了祂的羊把自己的性命交出,因此合一的基础就建立在一个根本的信仰上,清楚地认知我们都因着基督的死亡而被救赎成为圣洁的。的确,根据若望福音的教导,唯有在耶稣基督的爱内,教会的合一才能建立,祂的爱就是自由,在这个自由中祂把自己的生命交付出来。基督徒必须活出这样的爱,才能超越各种不同的教会(派)组织与结构而达成合一,使耶稣「一牧一栈」的许诺成为事实。

 

耶稣是好牧人

 作者:施省三神父

主内的各位弟兄姐妹,

本主日是复活期第四主日,在现行的教会礼仪年历上,也被称为善牧主日。在这主日上,礼仪年历上甲、乙、丙弥撒中的福音,都取自圣若望福音的第10章,内容都谈到耶稣与他的门徒之间就像牧人与羊群之间的关系。

今年是教会礼仪年历上的乙年。我们刚才聆听过的弥撒福音取自《圣若望福音》第10章第1118节,内容讲耶稣是好牧人,为羊群牺牲性命。

这篇福音给我们的教训有三个:第一个最明显的教训,是佣工和牧人的区别。佣工不是牧人,羊不是他自己的,他不关心羊,一看见狼来,便抛下羊径自逃跑了。这样狼就可抓住羊,把羊群赶散了。

第二个教训,是耶稣和他的信徒之间的亲密关系。耶稣讲善牧的比喻,用牧人认识羊,羊认识牧人,以及牧人为羊舍命这样的话,从两方面形容他与他信徒之间的亲密关系。一方面他说:

“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

另一方面他又说:

“我为羊舍弃我的生命,好再把它取回来。谁也不能夺去我的生命,是我甘心情愿舍弃的。我有权舍弃它,也有权把它再取回来:这是我从我的父所接受的命令。”

不论从他认识他的羊,或从他为羊舍命方面来说,耶稣总是把他与他信徒之间的关系同他与父之间的关系相提并论,充分表示了这关系的亲密程度。靠托耶稣,我们做基督信徒的,得以与天主圣三奥迹,分享天主的生命,成为天主的子女。

第三个教训,是我们基督信徒在圣伯多禄宗徒继承人周围的团结合一。这也就是耶稣所说的

“我还有别的羊,不在这羊栈里,我该把他们领回来,他们要听我的声音:这样将只有一个羊群,同属于一个牧人。”

本主日弥撒中的读经一,取自《宗徒大事录》,内容记载圣伯多禄宗徒在犹太宗教的领导人面前所作的见证。圣伯多禄宗徒援引圣咏上的话,说耶稣是“建筑工人弃而不用的石头,却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又说:“除了耶稣以外,无论凭谁,决无救恩,因为在天上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字,使我们能赖以得救的。”圣伯多禄宗徒的这几句话和我们刚才所听到的《圣若望福音》中所说的“只有一个羊群,同属于一个牧人,异曲同工,给予我们同样的教训。

圣伯多禄宗徒在犹太议会为主作证时,他的同伴圣若望宗徒也在场。后来,在他的书信中,就是在我们刚才聆听过的弥撒中的第二篇读经里,他发表了他的感受。他以为我们,做基督信徒的,借着圣洗圣事分享了天主的生命,成为天主的子女,在天主与我们之间,便有了一种极密切的关系。正因为这个缘故,与天主作对的世界,便轻视我们,迫害我们,但是圣若望宗徒认为我们做天主子女的,不必因此沮丧。

主内的弟兄姐妹们,

本主日 “善牧主日”,弥撒礼仪留给我们的教训非常丰富,很难用几句话把它综合起来。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们聆听了今天弥撒中福音和两篇读经之后,静心默想,仔细体味,便会感觉到耶稣与我们之间的密切关系。由于这样的关系,我们已是天主的儿女了。这是何等的幸福。如果我们现在不觉得,但是将来会觉得的。知道了这点,我们就会不再计较世俗社会对我们的歧视和慢待,我们尽管信仰和依赖耶稣就是了。

基督,我们赞美你! 阿们。

 

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

 作者:吳智勳神父 

 

48-12    若一31-2    1011-18

今天是圣召主日,以往称为善牧主日,能令人以为单指司铎圣召,其实应伸展到所有修道人的圣召。

很多行业都会登广告招聘员工,为迎合香港人重视功利,一般会标榜利益去吸引人,例如:薪水高、福利好、假期多、升职快等。有些仍嫌这些字眼太笼统,会强调明显的好处,如:四天工作,六天薪酬、不须到国内上班、不须超时工作等。有些更利用电视广告美化某些行业,夸大其重要性。不过这些报喜不报忧的宣传,一旦被发现与事实相距很远,便立刻大打折扣。

今天福音中,耶稣有点像为牧人卖广告。如果纯粹从广告的角度去看,好像不太高明,因为工作又辛苦,又危险,甚至要「为羊舍命」,不把应征的吓走才怪。再加上现代教会还增添一些条件,如:不准结婚(贞洁)、不准发财(神贫)、不准自选工作,只接受派遣(服从)等,似乎都与现代人心理背道而驰,大概不必作市场调查,也会预见应征的人不多。那些真的去应征时,人们还以为他们是失恋,或受了大挫折,才会「看破红尘」,做了如斯消极的选择。

在福音中,耶稣从不把牧人看成一种职业,「善牧不是佣工」,不是为了薪水而去工作。这是一种响应天主召叫的生活,好像耶稣响应天父的要求一样。此外,牧人要把服务的对象看成自己的家人。耶稣很清楚人对「公家的」和「自己的」东西有不同的心态,故强调「羊是自己的」。牧人要「认识自己的羊」,即与羊有一种深切的关系。都市人可能很难明白人与羊之间怎能有深切的关系,如果把羊换成了狗,大概容易明白一点。再者,认识不是泛泛的,而是去到愿意为对方牺牲的地步。我们不妨回顾周围,如果有些人我们是真的愿意为他们牺牲生命的话,我们的确很爱他们。过这种生活时,牧人是「心甘情愿」的,非为了改善生活,或只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而已。可见牧人的圣召条件很多,明显地是天主恩宠的召叫,只求人慷慨的回应,否则根本是不可能。

在圣召主日,教友能做甚么?

第一,是求庄稼的主人多派工人来收祂的庄稼。教友不要只在圣召主日才为圣召祈祷,而是时常祈求。人的祈求是否热切,反映人是否真的急切需要。不少人喜欢用九日敬礼去求考试过关,择业顺利,求偶成功,疾病痊愈等。但有多少人会为圣召增多而去做九日敬礼?可能本地圣召还未到了拉警报的地步,教友还没有感受这种深切渴求的需要。

第二,如果你在考虑圣召,便求天主赐自己一颗慷慨的心。如果你是公教父母的话,更须求天主使自己有一份奉献子女的慷慨。不少公教家庭极乐意为别人的圣召祈祷,却舍不得为自己的子女求。我在国内圣堂布告板上看到一则很有意义的故事:神父问一个农夫:「如果天主赐你一百万元,你愿意捐五十万给教会吗?」农夫爽快的回答:「没有问题」。神父再问:「如果天主赐你十万元,你愿意捐五万给教会吗?」农夫想了一想,回答说:「没有问题」。神父笑一笑然后问:「如果天主赐你两头牛,你愿意捐一头给教会吗?」农夫顿了一顿,大声抗议说:「那太不公平了,我家刚好有两头牛」。自己没有的东西,人很容易慷他人之慨;要自己拿出已拥有的东西,情况便不相同。

第三,支持你的牧人,认识你的牧人(我的羊也认识我)。教友对牧人的关心,是圣召成功的重要因素。当你爱护你的牧人,不但使他舍不得离开羊群,更做成一个敬重牧人的环境,使你的子弟感受到修道的价值。

愿大家先做一只认识牧人的羊,基督会聆听善良的羊恳切的祈祷,赐给你们和你们的子女好的牧人。

 

天国牧犬

 作者:黄锦文神父  

读经一:宗四 812 ∣ 答唱:咏 118 ∣ 读经二:若壹 3:1 2 ∣ 福音:若十 1118 

台湾清境农场的夏天,气候清爽怡人。中央山脉清翠的峰峦,参差错落 ,像牧羊犬的牙齿。天际, 闲云斜依着山坡,贪睡的眼睛欲开还闭。夕阳,在宇宙蔚蓝的画布上,染上几片丹霞。

偶尔,小鸟的争吵声,像一把峰利的小刀,划破了宁静的帷幔,留一道深长的裂缝。一群白鹭,穿过云端的罅隙,消失在漫天晚霞中。

几年前,曾在清境农场度假几天。期间,观看标准节目「牧羊犬赶羊秀」。当日, 目赌两只牧羊犬,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飞快来回奔跑, 以非常「专业」的方式「管理」羊群。每当有羊只落单, 牧羊犬便大声吠叫,驱赶迷途绵羊回归羊群。牧羊犬的「敬业精神」,较诸人类,有过之而无不及, 令人动容! 

曾在堂区事奉,明白教会牧者的担子不轻,尤其是主任司铎,堂区内事无大小, 一概要处理, 责任重大, 工作沉重。对于教会牧者面对的压力, 于我心有戚戚然! 不少教友提议主任司铎应将权力下放, 交由堂区议会, 在牧民上扮演更主导的角色。个人非常赞同提议。但主任司铎和议会之间,需长时间合作,才能发展出一套,能持之以恒的工作模式。并非所有堂区,都能达到神职和教友「渔水共融」的境界,两者之间的冲突, 时有所闻,并非罕见。

本主日的福音, 主耶稣说自己是善牧,认识自己的羊,羊也认识祂。善牧会为羊牺牲自己的生命,反之,佣工对羊漠不关心,因为佣工只为薪资牧羊,只爱自己,不爱羊群。教会所有牧者,都是自由响应主的召唤,由教会陶成。司铎没有薪俸, 不会为金钱工作,不是佣工,不会抛弃羊群。主认识自己的羊,牧者也要认识自己的羊,克尽繁重的牧职,爱护羊群。

清境农场的牧羊犬,每天只为饱餐,便一生忠于主人,任劳任怨,为牧羊拼命奔驰,在草原上磨耗自己的生命。教会的牧者,既是主所亲自召唤,应否更胜牧羊犬,为牧养主羊, 以慢性的殉道方式,在教会的草原上,磨尽自己的生命? 

现今, 我们慨叹圣召维艰, 庄稼多,工人少。梵二以来,教会中不断有声音,认为要解决圣召不足,理应放弃司铎独身的要求,鼓励更多青年响应圣召。对此,我没有任何意见,只想提出一个问题: 是否增加司铎人数,就能解决教会牧民的困境?是的话,梵二前圣召丰盛,牧民果效比现时更好吗?是的话, 何以要召开梵二? 不要忘记,梵二是以牧民训导为主的大公会议。没有严峻的牧民问题,何以会以牧民为会议主调?教会历史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司铎人数众多, 只会强化神职主义, 将教会分为「牧者」和「羊群」两个阶层。牧者完全主动,为羊耗尽生命。羊群彻底被动,等待牧者喂养。

要提升牧民的质素,增加司铎人数固然重要。或许更重要的,是每位基督徒,都意识到自己是「牧者」, 都有分享牧养羊群的职责。今天香港教会,不是高谈「教友职务」?如果「教友职务」和牧民无关,那「教友职务」所谓何事? 

今天,教会邀请我们为圣召祈祷。主亲自召唤每一位基督徒,参与建设天国的职务。除了为司铎圣召, 也请为教友的圣召祈祷。让每人都能像清境农场上的牧羊犬,为主奔跑, 为羊舍命。

 

文章录入:peterqin    责任编辑:peterq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