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网站首页 | 文章频道 | 下载频道 | 图片频道 | 在线留言 | 在线商城 | 会员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太原天主教 >> 文章频道 >> 益友报 >> 主日道理 >> 正文 今天是:
对逾越节三日庆典的认识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3/20    
        ★★★ 【字体:

“逾越节三日庆典”(Easter Triduum)的旧名称是“神圣三日庆典”(Holy Triduum)。在圣周星期四、五、六三日内,教会纪念并庆祝基督的逾越奥迹:圣安博首先说到“神圣三日庆典”纪念耶稣受难、安息(死亡)与复活,随后圣奥斯定也说到“至圣三日庆典”,纪念耶稣被钉、安葬和的复活。

这三日庆典是从圣周四晚间主的晚餐弥撒开始,以复活主日晚祷作结束。主的苦难可以说从与宗徒们举行最后晚餐时就开始了:晚餐后立刻去山园祈祷,开始饮的“苦爵”。

在最初只是在圣周六至星期日的夜间举行。到第四世纪时,才逐渐发展成为三天的庆祝。在此时期,对耶稣逾越奥迹的庆祝方式,在外在的礼节方面有了显著的改变:就是趋向于以某种仪式来重现耶稣受难与复活的主要事迹,即透过礼仪,使过去历史的事迹重现于我人面前。这种作法首先在耶路撒冷教会中开始。一如四世纪的艾特利亚(Etheria)所记载的,当时的教友愿意在耶稣受难与复活的不同时间与场所举行礼仪,追念并重新体验在世生命的最后几天所发生的种种事件。因此圣枝主日举行盛大的圣枝游行进城,在耶稣用最后晚餐的时间与地点举行弥撒,在加尔瓦略山追念耶稣的死:信友亲吻耶稣用以被钉的十字架……这些礼仪性的聚会包括读经祈祷、唱圣咏、圣诗等。如此,信友团体以“戏剧化”的方式追随耶稣,经历救赎工程的每个历史阶段。

三日庆典的弥撒中不摇铃,是一相当古老的习惯,大约第七、八世纪时就已存在。第九世纪的一位礼仪学家视铃声的停止为谦逊的记号,使人想到、也效法耶稣的自谦自卑,受辱受苦,不发一言。但也有学者以为,此时期不摇铃,而改用木制拍板,原是古代礼仪中尚未采用铃时所用的器具。打钟、摇铃也是一种喜庆的表示,因此三日庆典中停止钟声、铃声,可说是教会哀恸的表现。这同一时期,通常在礼仪中也不用风琴,其理由大约也与不打钟、摇铃相同。

三日庆典是从主最后晚餐弥撒开始,而以复活主日晚祷结束。这三天的礼仪是以复活前夕(圣周六晚间)的守夜礼为高峰。它是四旬期与复活期的分界点,也可以说是衔接点。

 

圣周四——主的晚餐

 

圣周四的起源与意义圣周星期四这一天衔接两个礼仪时期:直到这一天的晚祷时刻,它是四旬期的最后一日;本日晚间举行的主的晚餐弥撒是逾越节三日庆典的开始。

第四世纪以前,未曾发现庆祝圣周四的记载。但从第四世纪始,在耶路撒冷已举行丰富的礼仪,在这一天举行两台弥撒,第一台弥撒在下午两点于“殉道”(Martyrium)大教堂举行,“殉道”堂礼仪完毕后,立刻到“十字架后”(即加尔瓦略山上)举行第二台,“在此大家均领圣体”。第一台弥撒是四旬期的结束,第二台是为追念耶稣建立感恩祭(圣体圣事)。

除举行弥撒外,耶路撒冷的教友,本日从早到晚,到各圣地(耶稣受难、复活、升天等事迹的场所)朝圣,举行礼仪:唱圣诗、圣咏,读与本日有关的圣经章节,以及祈祷等。第四世纪末,不少西方教会已经在本日举行两台弥撒,但举行的时间,依照各地的传统,而有不同。

罗马教会在第四世纪时,圣周四主要是罪人修好的日子(公开举行赦罪礼—忏悔圣事礼),此时期没有主晚餐弥撒的举行。

到笫七世纪时,已确知罗马于此日举行两台弥撤;一台在早晨,结束了四旬期:一台在晚上,追念最后晚餐。教宗则在中午举行最后晚餐弥撒,在此弥撒中,祝圣坚振油,降福病人油、驱魔油。此追念主的晚餐弥撒均无圣道礼仪,直接从奉献礼(Offertory)开始。当时的哲拉修圣事礼书(Sacramentarlum Celasl anum)综合当时堂区与教宗两种礼仪传统而提供了三台弥撤:第一台为罪人修和,第二台为圣油弥撒,第三台纪念主的晚餐,在晚间举行。

此时期已开始有濯足礼(洗脚礼),此礼历经中世纪、直到今天仍存在圣周四的礼仪中。

第八世纪末期,教宗阿德力安整顿礼仪,以罗马礼取代各地方性的习惯,只许举行一台弥撒,本日在主教座堂亦举行祝圣圣油仪式。

举行这圣周四唯一弥撒的时间,在历史过程中,是在第三及第九时辰之间变动,1955年将此日的礼仪恢复到原始的位置,主的晚餐弥撒又改在晚间举行。在主教座堂,主教与教区司铎举行共祭,祝圣圣油。为了强调圣体圣事之建立与对人服务之命令之间的连系,此新礼将濯足仪式置于晚间弥撒中圣道礼仪之后。此外晚间弥撒后供奉圣体的祭台不应过分地装饰,以强调弥撒为中心,朝拜圣体只是弥撤的延伸。本晚朝拜圣体可到半夜。

圣周四主的晚餐弥撒

主要是为纪念主的最后晚餐,建立感恩祭,以及出自爱心的服务榜样——为门徒洗脚。整个教友团体应该参加这台弥撒。除了早晨在主教座堂举行的圣油弥撤外,通常这一天不可再举行其他弥撤。但“为了牧灵方面的需要,本地主教可准许,在圣堂、公开小堂,举行另一台弥撒;假如真正需要,也可以为晚间无法参与弥撒的教友,在午前举行一台弥撒。”教会这种规定主要在强调感恩祭的唯一性和加强教友的团体意识,圣体圣事原为合一的圣事。这规定也表现出教会牧灵性的关怀,尽可能使所有教友参与这台纪念弥撒之原始的弥撒。

圣周四弥撒第一篇读经取自旧约出谷纪12:1-14述犹太人在逾越节晚餐中吃羔羊的史实。犹太人是借羔羊的血,摆脱了埃及人的奴役,获得解救与自由。这史实是我们借新羔羊耶稣的血得到救赎的预像。这篇读经可以说是三日庆典中所有读经的序言;使我们透过旧约的逾越节而去了解并体验新约的逾越节——耶稣为我们所创始和完成的逾越节。

读经二(格前112326)叙述耶稣建立感恩祭、圣体圣事。这是耶稣所举行的弥撤,弥撒的原始。此后所举行的弥撒,都是遵照耶稣当时所说的“你们要这样做,来纪念我”的这道遗命。

福音所强调的是耶稣要我们相亲相爱的命令,亦即彼此服务,彼此洗脚即是彼此相爱的具体表现。耶稣为门徒洗脚的事实显示对人的无限爱心:虽身为主人、为老师,却为弟子洗脚,是要我们师法的榜样去做。这是耶稣给门徒们,也是给我们的新命令。

为实践耶稣的命令,讲道后,通常有洗脚礼。此礼在以前是在弥撒外(午后行之,现在成为神圣礼仪的一部分。只是此礼的实施与否,要看是否为教友有益。因此每个团体可按牧灵需要而决定是否实施。洗脚礼很简单,被洗脚人的传统数目为十二位,现在新礼规只说“特选的几位男教友”,未指定一定的数目。

迁供圣体

由于圣周五不举行弥撒只有圣道礼与领圣体礼,因此圣周四弥撒中也准备为圣周五所用的圣体。在念完“领圣体后经”以后,主礼及辅祭等隆重地将圣体恭迎到一特设的祭台或圣堂内的一小圣堂中,在此供奉,让信友来朝拜。但到半夜后,不可举行隆重的朝拜礼。此外,本日弥撒后,要撤去祭台上的一切装饰和用具。

迁供圣体的仪式在最初非常简单,因为只是为供圣周五领圣体而保存。约十一世纪时,才开始有隆重的迁供仪式。此供奉圣体的地方在中世纪时又称为“圣墓”,在圣周四弥撤后就开始特别追念耶稣的苦难。但新礼所强调的是让信友特别追念耶稣建立圣体圣事,因此敦劝信友要以相当的时间来朝拜圣体,至少要到半夜。

撤去祭台上的装饰用具等,原来亦没有任何仪式,因为圣周四弥撒后三日庆典中,直到复活前夕弥撒,不举行弥撒,因此(依古代习惯)祭台上不用台布等装饰。只简单撤去所有祭台上的一切,亦无任何应念的经文。

 

圣油弥撒

古代的习惯似乎是在付洗前直接祝圣“坚振油”(Chrisma)及“圣洗油”(望教者圣油Oil of Catechumens)。自从第四世纪始,祝圣“坚振油”之权力为主教所保留,可在任何时间祝圣,但习惯上是在圣周六以前,自从第六、第七世纪时普遍的习惯是在圣周四。因为通常在圣周六守夜礼中举行洗礼与坚振礼。当时罗马教宗于圣周四只举行一台弥撒,纪念主的晚餐,在此弥撒中亦祝圣圣油。圣周四早晨,在堂区服务的司铎则举行特别弥撒祝福圣洗油和病人油。第八世纪时,有人把祝圣坚振油的仪式编入司铎祝福圣洗油及病人油的弥撒中,因而编成了“圣油弥撒”。当时,圣油礼是在共祭弥撒中举行;司铎与主教共祭而祝圣圣油。中世纪末期,共祭习惯消失时,梵二又恢复了传统的圣油弥撒:主教通常于主教座堂、在圣周四午前与教区神父共祭,在弥撒中举行祝圣圣油礼。但为了牧灵理由,此弥撒可提前在另一日举行。

 

祝圣圣油

与祭司职密切相关的另一主题是傅油。祭司职的授予需要傅油,一些圣事及圣仪的举行也需要傅油。在圣经中傅油的主要意义是祝圣,意思是傅过油者被奉以于上主,是属于上主的人,简言之是圣者,神圣不可侵犯。耶稣为圣神所傅,因此称为基督(希腊语,意即傅过油者)或称默西亚(希伯来语)。傅油给予耶稣新的身份:是国王、祭司、先知。到了新约时代,教会对某些人与物行祝圣礼(或称奉献礼)时,仍有傅油仪式,所用的油称“圣油”(希腊语为Chrisma 中文通常译为坚振油),洗礼、坚振、圣秩等圣事均须用此种油。这三种傅油表示三种不同的奉献,同时也获取新的身份,不再是普通的人。

此外,教会仍给病人傅油,这种傅油源自犹太人自古以来的习惯,依照雅格伯宗徒书信的叙述,教会声明,给病人傅油为耶稣所建立圣事之一。为此圣事所用的油,称病人油。傅病人油表示圣事的治疗效能。此油须经主教(有时可由司铎)祝福过。

还有一种油,称为“圣洗油”,拉丁原文称“望教者用油”,是在望教者在准备领洗的时期所用。此种傅油把圣神的力量赋予即将领洗的人,使他们在基督身旁成为天主的战士,抵抗邪恶的势力,因此,古代时这油又称为“驱魔油”。

新礼祝圣或祝福圣油的经文也指出这些圣油不同的意义,以及对我们整个教友生活的重要性。因此,教会一向以隆重的祝圣仪式来祝圣这些油。

 

重发司铎誓愿

圣油弥撒既然以祭司职为主题,强调司铎的职务与使命。在此弥撒中,所有共祭司铎可重申对自己祭司职的承诺。主教在讲道中应敦促司铎们忠于圣职,并请他公开地再度誓许谨守以前所做的承诺。主教也劝告教友为所有圣职人员祈祷,使他们一生忠于自已的誓言。

圣周五——主受难日圣周五的起源与意义

有关圣周五之礼仪最早的记载是在第四世纪末叶:耶路撤冷教会圣周五整天是一个游行祈祷日。圣周四晚上,信友从橄榄山到革责玛尼:然后圣周五从餐厅(在此敬礼耶稣被绑受鞭打的柱子)到哥尔哥达,在此主教把十字架圣木供出让人敬拜。在游行中的每一站,诵读有关耶稣苦难的先知书、福音、唱圣咏和祈祷。罗马教会有关圣周五礼仪之最早记载是七世纪中的额我略圣事礼书以及福音选读。此选读指示本日应诵读圣若望福音所记耶稣受难史。

同一时代,由司铎主持的堂区用礼书所提供的礼仪则比较大众化。开始时,先把十字架供于祭台上,然后进行圣道礼(与教宗举行的礼节相同)。结束后,执事到保存圣体圣血的更衣室(自从圣周四晚上在此保存圣体),恭请圣体圣血到祭台。于是司铎来到祭台前朝拜并亲吻十字架。然后,念天主经,大家朝拜十字架并领圣体。

第八世纪时,对十字架的敬礼也纳入教宗举行的礼仪中。教宗与圣职人员、教友等,从拉特郎大殿游行到圣十字架堂。执事持十字架圣触,教宗持香炉前行。到达圣堂后,先行朝拜十字圣木,然后举行圣道礼。没有领圣体礼。

此时代,中欧一带所实行的是罗马堂区由司铎举行的礼仪:先有圣道礼仪,包括耶稣苦难的诵读,继有信友祷词、朝拜十字架,全体恭领圣体圣血。

十三世纪时有一极重要的改变:在朝拜十字架后,只有主礼的司铎领圣体。整个中世纪时,举行礼仪的时间也逐渐提前,到十六世纪时,则固定于圣周五的早晨。下午则举行其他敬礼、苦路经,有关耶稣苦难的讲道。1955年将追念“主受难”的礼仪定于下午或晚上举行,也容许参与礼仪的信友领圣体。

 

圣周五    主受难日弥撒

关于举行本日礼仪的时间,可能的话,应在午后三时左右,但为了牧灵的理由,可选择一较的时刻。这是由于在很多地区,这一天并非公共假日,为了使上班的人易于参与今天的礼仪,最好定在间。

本日主礼司铎等所用的礼服是红色,不再是黑色。红色为殉道者的颜色。受苦受难的基督被视为殉道者的原型与模范;殉道者把耶稣的服从至死视为他们自我牺牲与胜利的泉源。

圣道礼仪

主礼及圣职辅礼人员到祭台前,致敬后,伏于地上,或双膝跪下,全体默祷片刻。这是本日礼仪的开始,全身伏于地上这个动作取自君士坦丁堡皇宫中的礼仪,在旧约中也可找到相似的动作(如达:三,15;:友:四,9),表示朝拜与恳切的祈祷。本日礼仪开始,这个动作表示,我们面对此伟大的十字架救赎人类的奥迹,应该谦卑地伏地朝拜。新礼指出,此礼也可用双膝下跪取代。此双膝下跪,能是挺身直跪,也能是屈身叩头的方式。后者或许更适于我国的表达方式。

伏地或下跪片刻之后,主礼到坐位前,念一端祷词指出本日礼仪庆祝的主题:耶稣借的死亡,拯救了人类:我们要追随,经过苦难进入光荣。

圣周五弥撒的福音(若1811942)是耶稣的受难史,以简单的方式开始诵读:没有蜡烛、或上香,亦没有向民众的致候(愿主与你们同在…)。如有执事,由执事诵读此福音。新礼也容许教友依不同的角色分读指定的部分,如果可能,给司铎保留诵读耶稣讲话的部分,因为在礼仪中司铎代表基督。福音读完后,不说:“以上是天主的圣训。”司铎可作简短的讲道。

 

朝拜十字圣架

隆重祈祷文结束后,首先有显示十字架礼,此礼分两式,可依照牧灵需要选用合适的一式。第一式是传统的方式、一位主礼者由两位手持蜡烛的辅礼者陪同,把遮盖着的十字架带到祭台前。在祭台前,主礼司铎分三次揭开十字架(第一次揭开上端,第二次揭露右臂,第三次全部),每次揭示时,将十字架举起,同时唱“请看十字圣架”,全体答“请大家前来朝拜”,唱毕,大家下跪,默祷片刻。然后,将十字架供于圣所入囗处或其他合适地方,或由两位辅礼者扶持,随后开始朝拜十字架礼。

第二式显示礼、司铎及辅礼者到圣堂门口,取一未被遮盖的十字架,由两位持蜡烛者陪同,列队进堂走向祭台,途中三次稍停:停步时,高举十字架,同时唱“请看十字圣架”,大家答“请大家前来朝拜”,然后下跪,默祷片刻。此式与圣周六间守夜时之蜡烛游行式相同。为某些人,此式或许更具象征意义:游行礼象征人在世的生活,在苦难中走向死亡,背负十字架走向天乡。耶稣给我们立了榜样,要我们效法

朝拜十字架的方式,新礼予以简化,并容许按地方习惯予以适应。新礼规指出可用单膝下跪礼,或以其他合适的方式(如亲吻十字架等),向十字架致敬。

圣周星期六

圣周六纪念耶稣安息于坟墓之中,也纪念下降阴府,与那些期待天门开启的古圣相会,一如圣伯多禄在其书信中(伯前3:19204:6)所教导的,去传报给他们得救的福音。这是安静收心、期待着复活的一天。最初几个世纪,这一天严格地守斋禁食,准备复活节的庆典。

除了每日应念的日课外,教会一向不愿意在今天举行特别的礼仪。不幸,在历史过程中,复活前夕守夜礼曾逐渐提前,一如上述,在十六世纪时甚至提前到早晨,而占据了这极有意义的“空档”,使其失去原来的深意。圣周礼仪的重整又恢复此日的原来地位。

梵二新礼弥撒经书中,为圣周星期六,只有几行简单的礼规说明:“圣周星期六,教会在基督的墓旁留守祈祷,默想的苦难和死亡,本日不举行弥撒圣祭,直到复活前夕隆重典礼后,逾越节的喜乐才显露出来,这喜乐将会持续50天之久。”

如何善度这圣周六的“空档”,除了做个人的祈祷与默想之外,教会也提供了时辰祈祷(每日礼赞、每日颂祷),本日的诵读日课特别指出本日的意义,帮助我们进入逾越奥迹。

文章录入:francisjw    责任编辑:francisjw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